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豪门惊婚,首席追妻请排队》豪门暖婚之霸少追妻 第22章 想跳楼?你跳啊! 豪门惊婚,首席追妻请排队腹黑攻

《豪门惊婚,首席追妻请排队》豪门暖婚之霸少追妻 第22章 想跳楼?你跳啊! 豪门惊婚,首席追妻请排队腹黑攻

发布时间:2021-05-05 00:03:32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草荷女青 状态:已完结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草荷女青原创小说《豪门惊婚,首席追妻请排队》,主角是秦崇聿,阿盛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“是吗?”余生的心里酸溜溜的,“那也就是说你也曾

>>>《豪门惊婚,首席追妻请排队》在线阅读<<<

《豪门惊婚,首席追妻请排队》免费试读


“是吗?”余生的心里酸溜溜的,“那也就是说你也曾爱过陆蔓。”

秦崇聿当即否认,一副被人冤枉的激动,“我没有!从来都没有!我爱的人始终都是你!从没变过!”

她心里笑的得意,甚至,眉目间还藏着几分激动,却用力掩饰不敢表露。男人的甜言蜜语不可信!这道理她很早就懂,却固执地相信他,所说的每一句。

爱情,是不需要转移的。她始终信奉着这句话,并且深信不疑。

“我早跟你说过,我有感情洁癖,身体上、精神上。”她仔细地睨着他,试图从他的脸上寻找些令人质疑的情绪。

秦崇聿笑了起来,意味深长,“这我一直都知道,所以我从来都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。”

“是吗?”以为她还是三岁孩子?“你的意思是秦念是陆蔓给你带绿帽子后留下的种吗?”

“念念是我儿子。”

余生冷笑,想喝鸡汤,喝屁!站起身提着保温桶就要走,秦崇聿蹙眉,玩大了!拦着她,急忙解释,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“你是想告诉我那不是你的本意,是你喝多了酒,然后就有了秦念,是这样吗?”

“不是——”

“骗你的鬼去吧!”余生摔门而去。

“郁盛!”隔壁传来端木离的吼叫。

“声音那么大干什么,我耳朵没聋!”余生气呼呼将保温桶扔在桌上。

“你知不知道你差点烫死我?”那巨大的关门声吓得他差点把保温桶里的鸡汤都倒进脖子里!

“烫死了活该!谁让你要给他输血,你就不该救他!”

端木离气得七窍生烟,“你什么意思?敢情是我救了他是我的错?行啊,我现在就去找个刀子给他放血,把我给他输入的那些全都放出来。”

“你们快去看看,秦先生要跳楼了!”还没从C上下来,一护士急匆匆跑进来。

“跳楼?”余生风一般的速度就到了隔壁的房间,只见秦崇聿摇摇晃晃地站在窗台上,见她进来,他说,“反正你也不想看到我,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,死了一了百了。”

“秦先生,你别闹了,快点下来。”护士试着想上前。

“都别过来!不然我马上跳下去!”

余生此时反倒一脸的平静,甚至脸上还写着五个大字:你早该跳了。

看她这副表情,秦崇聿问,“你,你就一点都不担心我吗?这可是十二楼。”

“十二楼确实有些低了,不一定能摔死,我觉得你还是再朝上爬几层再跳,这样保险些。”

“你,你真想我死?”

余生显得极其的不耐烦,“要跳就赶紧的!婆婆妈***你还是不是个男人!赶紧跳!跳完了我还要喂我男朋友喝鸡汤。”

秦崇聿一听这话,忍不住冷笑,“嗖”地一下就从窗户上下来,“我,我不跳了!我要是死了岂不便宜了端木离那个混蛋,你是我的!”

余生这时候大步走上前,一把揪住他的耳朵,咬牙切齿地说,“你长本事了是不是?想跳楼?跳啊!你跳啊!”

“疼!老婆,真的疼!”

病房门口围了一群人,基本全是看热闹的,端木离真心的同情秦崇聿,这么多人面前被一个女人欺负成这样,亏他还能对她笑得出来,反正他是没这魄力!

挤进房间后,他把人都赶了出去,关上门,拉了把椅子坐在他们旁边。

秦崇聿不悦地瞪他,“你给我滚出去!”真是个讨厌的家伙,没看到他跟阿盛在打情骂俏吗?

“我为什么要出去?我这个救命恩人就不能来看看我救的人吗?”

“我又没求你救我!”

端木离一口气差点都没上来气昏过去,看着余生,“你们俩还真是臭味相投,都混蛋到一块了!”

余生白他一眼松开手,“我事先声明,你救的是他,跟我没关系,别把我跟他扯到一块!还有,你给他输的那1100毫升血,1毫升一千万,一分都不能少。”

端木离手指头动了动,眯着眼睛,“这是不是有点……太少了?”

“差不多了,看在是熟人的面子上就这个数吧。”

“行,都听你的!”端木离很是爽快。

试问,有谁见过跟混蛋合伙来骗自己男人钱的女人?他今天算是见识了,看来这四年没有他在身边,她病的真不轻,得赶紧治,而他,就是那良药。

“阿盛,你看我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,打得过小三,斗得过流氓,200亿怎么样?”秦崇聿极力地推销着自己,又是显摆肱二头肌又是展现胸肌。

余生斜着眼打量,眉目间尽露鄙夷之色,“别显摆你那几两肥肉了,丢不丢人?小离子,把你那腹肌给他展现一下。”

端木离片刻的怔愣,随即嘴角弯起。

“咔——”皮带扣打开。

秦崇聿的脸色应声而沉,“你他妈腹肌在裤裆啊!”

端木离不怒反笑,别具深意地看向余生,语气极其的暗昧,“这是我跟阿盛之间的秘密,你是不会懂的。”

秦崇聿勃然变色!

如果刚才那是厌恶,那么此时的他俨然处在仇恨的顶端!浓密的眉毛根根竖立,脸上道道青筋暴起!

他是真的生气了,余生暗叫不好,多年前那令人惊悚的一幕在眼前浮现——

十七岁那年,同学聚会一同学喝多了骚扰她,还说了很多攻击和侮辱的话语,惹得同学们都嘲笑她。第二天他让人把那人带到他们住的后院,让藏獒用它的嘴巴把那个人给阉了,那凄惨的叫声和地上骇人的鲜血她至今心有余悸。

“小离子,我听到你手机响了。”

“我手机……”端木离手摸着裤兜,手机在他口袋里,“是的,好像我也听到了。”多年的同学不是白做的,他只需要稍稍一动脑子就明白她的意思了,立马就朝门口走去,秦崇聿的脾气他很早就领教过,再多呆一秒,他敢肯定他的骨头绝对会散架!

余生看了眼秦崇聿,见他脸上紧绷的肌肉已放松,她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,松了口气,也准备出去。

要走?不行!

“唉哟,我头好疼!”秦崇聿捂着头叫了起来,眼睛却偷偷地看她的反应,她竟然无动于衷!

看来这个力度不够,在地上打滚估计会好些。

手抱头,屁股挨地,双脚用力,对,很好,没想到他第一次打滚动作都能如此的到位,姿势一定很美!

开始!

“啊——疼!好疼!疼死我了……”

余生眉头皱起,真的?假的?弯腰打算去探一下真伪。

哈哈,她上当了!秦崇聿的眼中一抹狡黠闪过,大手猛然伸出抓住她的手!

“啊——”

与她尖叫同时进行的是他一气呵成近乎完美的动作,抓、拉、翻、压!

她被他牢牢地禁锢在身下,动弹不得!

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惊魂未定之时余生又清晰地看到了他眼中她熟悉的危险。

“这里除了你,你说我还能干什么?”

余生近在眼前,脸红的像颗熟透的苹果,可那隐隐作痛的肋骨却时时刻刻地提醒着秦崇郁:珍爱生命,远离苹果。

看来麻醉剂的作用要过去了,身体的痛搅合着心里的痒,真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。

“你,你放开我。”余生的声音有些微颤,神经如绷紧的琴弦,稍有不慎就会崩断。

她从不是清心寡欲之人,此情此景,她深深地渴望着那一刻的到来。可那仅存的理智却提醒着她,不可以!不可以!

“你觉得我会放开吗?”秦崇聿笑的肆意,胜券在握。

余生倏然变了脸色,羞红退去,换上了寒霜,“你信不信,你要是再敢上前一毫米,我让你肋骨再断一根。”

秦崇聿不以为然地笑了起来,有了上次的教训,这次岂能再被她削?早都防范于未然了。瞧这动作,以腿制腿,以胳膊制胳膊,专门就是为她而尽心设计的。

当着么多人的面揪他耳朵不给他留面子就算了,反正女人就是要疼的,倒也要分情况看时间。

余生大惊失色,“秦崇聿,你要干什么!”

“你已经问第二遍了,还是那句话,除了你我还能干什么?”

纯洁的余生到现在才恍然悟出这话里的含义,脸“唰”地再次红透,不同的是这次却透着恼怒,原来他刚才是这个意思!这个无耻的臭男人!

“放开我听到没有,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秦崇聿得瑟地歪着头,“那你就对我不客气个看看。”

“我数到三,你要是再不松手我就叫人了!”

“叫吧,反正现在整个医院的人都知道你是我老婆,你就尽管叫,大声叫,没关系。”

“别闹了,你现在还受着伤。”余生突然像个小妻子,轻声提醒的话语里带着的满是关切与担心。

秦崇聿一时没适应她前后如此短的时间内截然相反的态度转变,愣了老半天才回过神,如此,今天的目的无疑是能达到了,他浓眉微挑,“没关系,只要你乖乖听话。”

“你要是再胡闹你信不信明天我不管你了。”

秦崇聿凝视她,故作纠结,最后摆出一副可怜相,“那就让我亲一下总可以吧,你总不能做也不让亲也不让。”

余生“嗯”了一声。

他心中大喜,却没敢表露,但眼中一闪而过的那抹狡黠,还是被她牢牢地捕捉,真是只狡猾的老狐狸!

不过,这个亲吻,她也想要。

只是,刚碰到一起,甚至还没两秒钟!似是蓄谋已久,门口传来几声轻佻的口哨声,接着是女人慢慢悠悠的声音——

“你们俩可真是够了,这

豪门惊婚,首席追妻请排队

豪门惊婚,首席追妻请排队

作者:草荷女青类型:现代言情状态:连载中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草荷女青原创小说《豪门惊婚,首席追妻请排队》,主角是秦崇聿,阿盛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“是吗?”余生的心里酸溜溜的,“那也就是说你也曾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