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袋中人》袋中春电影 第四十七章、 袋中人HE

《袋中人》袋中春电影 第四十七章、 袋中人HE

发布时间:2021-02-17 15:03:24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炎龙子张擎 状态:已完结

火爆新书《袋中人》是炎龙子张擎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张平安,谢耶夫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公元1904年3月27日申牌时分,小曼纳海姆拜访客次,召

>>>《袋中人》在线阅读<<<

《袋中人》免费试读


公元1904年3月27日申牌时分,小曼纳海姆拜访客次,召唤黑衣会众,逐一敲房门点卯。及至到了双龙修罗的房间,竟空无一人。转身正要询问身侧已随行的丑面修罗和三位长老,却见双龙修罗来了,慌慌张张地伸头张望。小曼纳海姆招呼道:“双龙先生原来不在房间里,咱们这便找下一位吧。”双龙嗫嗫嚅嚅,唯唯否否诺诺,乘人不备,蒙混了过去,实则他是才刚从萨科琴娃的房间里出来。昨夜一场云雨好事,情长宵短,睡得香甜,直至此时才醒过来,被底优香,非兰非麝,另有一种沁人雅味,兀自叫人流连难起。及至慌忙穿衣出房,所幸适逢其会,并未穿绑。此一节暂且慢表。

且说飞艇飞了三日,俄国人争执了三日,拿不定主意,是否要依皇命分开,大伙儿都眠思梦想了三日。这日申时一刻,俄国人究竟不敢违拗沙皇敕令,犹豫再三再四,三艘飞艇还是分道扬镳。小曼纳海姆就是约招黑衣会众,集议此事的。三艘飞艇依令排气下降,艇上黑衣会陆续缒下,聚拢在一片高地之上。春寒料峭,积雪厚重,天候嬗变,雪霁的天空,铅灰沉沉,压得人难受。

俄国军官随小曼纳海姆缒下两名,共参其议。天气寒冷,长话短说,俄国人寥寥数语,讲了沙皇敕令所指,相询黑衣会的主意。黑无常长老虽为魁首,却不善临机之变,更无统筹大才,拿眼示意足智多谋的丑面修罗。丑面昨日已知沙皇敕令系格里高利所授方略,虽心有不以为然,但虑及来俄国前教主的训示,心里早已有数,说道:“兹事体大,我等二十八位兄弟戮力同心,只为灭怪,而行止机宜,还得听诸位将军的调遣。我们兄弟尽心竭力,辅佐你们,以毕其功则可。还是客随主便,谨遵你们俄罗斯的军机措置吧。诸位大哥兄弟,觉得如何?”

大众平素信服丑面的机智、见识,也觉并无甚好恶,既随军助阵,总听俄军官调遣是最好了的。由之绝无异议,小曼纳海姆便拱手作个四方揖,谢道:“多谢诸位体谅,我等不胜感激和崇敬。所谓君命如山,我等也并无良策,既沙皇陛下如此发布,我等当谨遵其令便了。诸位还按原班上三艇,基辅艇往东,莫斯科艇返往西北,咱们圣彼得堡艇北上追剿巨怪,一切行止皆听艇长号令。今后虽为同僚,几乎是要天各一方,请诸位不避艰险,共襄戎行,可好?”黑衣会一起答好。曼纳海姆又是做礼感谢,又说了些激励的话,方才挥手告别,各自还归原位。既商谈妥帖,三艇各自散开。

回上飞艇的丑面修罗兀自为自己替大家伙做的决定而心神不安,这一朝分离,前途茫茫,凶多吉少,岂能不揪心!黑无常长老和鹰爪长老分立在他身侧两边,三人目送其他两艘飞艇一东一西地远去,平添怅惘和凄凉之感。鹰爪长老心潮所至,不禁开口唱道:

江湖一声狂潮笑,澎湃两岸潮,往昔手足欢乐调。

北冥寒冰阴霾早,离愁惜别惹心焦。

江湖一声怒海涛,降妖不算少,离情别绪谁相邀。

天上飞艇自骄傲,听得谁人开口笑?

悠悠苍天,曷其有极————

歌声苍凉,嗓音雄劲,充斥驾驶室内,荡气回肠。小曼纳海姆亦听出了凄恻之意,不禁拿言语宽慰众人,言语铿锵,信心满满,必期成功。鹰爪长老一甩花白的辫子,仰天长啸,内力到处,震得俄国人掩耳也来不及,连舱内铁壁亦为之战抖。他笑罢释然道:“不妨事,男子汉大丈夫,岂能给儿女状所累,老夫不过是一时兴起,胡乱唱的,入不得耳,见笑啦!”

飞艇行了四、五日,气候如常,依旧寒冷,并无敌踪,一无所叙。艇内一应战斗人员,未轮着当班者,咸白昼睡觉,夜晚全体站岗搜山索林。日夜颠倒,披星戴月,月冷雪冰,人面倦眼微饧,好生乏累。艇内人员轮班值守,征花侑酒,打牌消遣,打发时间。而黑衣会众则专心军务,忙得腿脚转筋,却不亦乐乎。双龙修罗每至换班下来,便躲开同伴及俄国人,悄悄蛰至萨科琴娃房间,与之私会。会晤的次数既多,耳鬓厮磨,二小就越是彼此离不开,稍一分开,就念念不忘地想再碰面。两人世界,极尽喜乐,而时光流逝更快,转眼就过了俩月。

气候是一天冷似一天,天寒地冻,所过之处,冰结已厚,大地冰封,到处是银亮一片,夜晚北极星总在船头之前闪烁,而白天太阳则右舷升起,左舷落下。银冰反射阳光,天地炫目晕眼,总刺得人眼目红肿发痛,开飞艇的兵弁人人皆戴墨晶眼镜,不在职司的人,咸莫敢到窗边张望。说来也奇怪,越往北行,白天时辰就越长,到后来每天几乎有十来个时辰是大白日,黑夜却一晃即过。所幸造艇的德国人受俄国人所托,特意将卧室建成封闭式样,窗户一合,日夜如一,也就不虞有碍睡眠。

艇飞颇速,这日半夜已看得见苍茫灰淡的北冰洋面,云开雾散,只见夜空中的星星忽闪忽闪的眨着眼睛,银河霄汉历历在目。漫天银白,水天一色,清冷凄美,暗夜深墨从银白后面罩将过来,灰蒙蒙的人畜无影,全然是一派神奇天境,与俗世迥然相异。夜晚已经来临,来势凶猛,不容抗拒。它千方百计要舒坦地卧在大海这张没有沟壑、没有火山、没有火车铁轨的床上。在这张床上它可以肆无忌惮地发出鼾声,无须在边界线上缩手缩脚,更无须在半岛上蜷缩身子;它沉沉入睡,浑不将地形放在眼里,尽自做着自由的甜梦。

远处海面上,冰层覆盖不到之处,墨黑的海水里,叮咚叮咚冰山与碎冰相击,隐隐之间,艇上的人们一推开窗,就能听得到。大海在咆哮,深蓝色的海面给夜色染得墨黑,时不时地整块儿往上耸,胀得鼓鼓的,蓦地裂开,碎成一簇又一簇的白沫。天空中东一搭、西一搭都是长溜的卷云。人们透过宽大的玻璃窗往下望,比兀鹰飞到陡峭的高山顶上,还看得真切:那无边无际的大海,隐隐约约的海岸线,细长得几乎难以分辨,沿岸森林象白色的小草一般摇摆,万物皆渺,浑然一色。

当班的俄国上尉巴尔克瑙•阿涅波季斯托维奇见到此景,不禁向身侧相助他操舵的丑面修罗赞道:“这景色好美啊,我华沙的老家那里可见不到这般壮观的冰雪世界呐,你们中国也难得一见吧?”巴尔克瑙生得瘦刮刮的,两腮长着年轻人金黄色的茸毛胡子,刮骨剃肉般的脸上总悬着乐呵呵的笑容,眉毛已被太阳烤晒发白,鼻子高高如削尖的笔头,生在那抠洼凹凸的脸上,恍如怪石嶙峋的山谷里横生出来的峭崖。他有点驼背,胳膊很长,是个快活的人儿,善良的灰眼睛素常眯成一线,就会流露出孩子般的稚气,遇事都往好处想。

丑面上艇不多久,就喜欢跟他聊天相处,乐意看着他欢笑时露出稀疏、洁白的牙齿。巴尔克瑙又会讲中国话,两人言语投机,说些家乡风俗,结下友谊。他手指远处一座大冰山,那褐色的眸子仿佛害怕白天的光亮,用浓密的睫毛遮盖住眼睛。这双眼睛若夜间的鸟,暗处立刻显现优势,丑面修罗的视线被他的手势吸引。但见冰山在月光下发出青冷的光芒,银光闪烁,冰山形似一只张开巨口的猛虎,棱角分明,呲牙咧嘴,显得又是绮丽,又是可怖。隔得远了,也看不出确切大小,底下高大的松树也只有炭笔般长短,想来定是广大的。

丑面亦惊叹道:“呵,莫说中国更难见,就是你们俄国东西南北兜一转下来,这般景色的也属独一无二哩。哎,你看,你快看呐!”说着手指北方,巴尔克瑙顺他指向,眼光转去,眼前一亮,北方映出一片奇异的彩光,无数绮丽绝伦的光色,织如缎带,在黑暗中忽伸忽缩,大片橙黄之中夹着丝丝淡紫。倏尔紫色愈深愈长,迸射出一条条金光、蓝辉、绿电、赤煌,瑰丽之处,莫可名状。

巴尔克瑙一惊之下,“咦”的一声呼,三分震惊,七分艳羡,嘴巴张得老大,几乎连下巴也要掉下地去了。舱室里其他忙着干活儿的弁牟,眼神也都给牢牢吸过去。一名戴金丝边眼镜的年轻文职俄国人,凝目眺望这片变幻的光彩,狂喜地叫道:“北极光!北极光!海的那头就是北极!了不起,了不起,不得了,不得了,咱们到地球的最顶上啦!乌拉,乌拉!赫拉啸!赫拉啸!……”原来飞艇一漫北上,已飞临极北之陆地,越过喀拉海和东西伯利亚海,对面就是北冰洋,而北极之天空,已是目力遥望可及,可谓系真正意义上的天尽头。那光彩就是罕见的北极奇景“北极光”,中国之人,从来无人得见过。亲眼目睹之人,无不叹服,丑面看得心中怦怦乱跳,啧啧称奇。

正说话间,先前众人瞥见的那排乌云不停地向前推进,已然欺近拢来。黑压压一片,气势如万马奔腾;飞驰而来的万马中不乏烈性大发的龙驹,怒鬣失蹄,而余众则收腿跃起,昂首挺胸,奇姿万千,翻翻滚滚。丑面眼光掠见飞艇尾部的机翼上也结起了宽大的冰块,他好奇地伸长脖子,尽力将眼光及远。舱外的机翼在一团流汁中劈砍;流汁在凝结,在硬化,象要把整个巨硕无匹的飞艇冻结在里

袋中人

袋中人

作者:炎龙子张擎类型:现代言情状态:连载中

火爆新书《袋中人》是炎龙子张擎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张平安,谢耶夫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公元1904年3月27日申牌时分,小曼纳海姆拜访客次,召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