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袋中人》袋中人民币五元的2张二元的3张 第五十五章、 袋中人cp

《袋中人》袋中人民币五元的2张二元的3张 第五十五章、 袋中人cp

发布时间:2021-02-17 15:03:10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炎龙子张擎 状态:已完结

新书《袋中人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炎龙子张擎,主角张平安,谢耶夫,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话说一年半之前,黑衣会张平安教主与会众在金州湾相

>>>《袋中人》在线阅读<<<

《袋中人》免费试读


话说一年半之前,黑衣会张平安教主与会众在金州湾相别,他孤身一人,踅至城里,找了家客栈,要了房间,闭门关窗,躲房里乔装易容,扮作个客商模样。易容之后,他吃饱喝足,和衣睡到天晚,乘夜开窗上高,从房顶溜之大吉。账房自然是再找不到人,房钱白饶,徒然对天怨望胡骂罢了。张平安披星戴月,摸黑至火车站,悄悄摸上一列北上的火车。他何等功夫,来去如风,踰墙而入,车站的日本兵和列车机务员岂能发觉半点风吹草动?平安教主自是安然稳坐火车,夹在拥挤的车厢,“呜——喀乞喀乞”火车开动,穿过车场,隆隆向前。张平安透过窗户,戏谑地望望分轨闸和信号灯边傻头傻脑的鬼子兵,机车以汽笛短促的鸣声,给他喝彩。

铃声间或发响,彷如幸灾乐祸的看客发出的嘲笑。座位之间的走道,鱼贯走过数名列车机务员,咸系中国人,他们手提煤气灯,锁上车厢门,照应乘客,料理琐碎的杂务。战争及繁重的活儿,将之折磨得面色苍白如纸。倒不如送客饭、茶点的茶房,给吃食热气蒸熏红了脸,看起来气色好些。俄尔火车提速,静悄悄的街道屋舍,接连迅速地从窗边闪过,行次重要道口,机车就要发出四声汽笛声,警钟长鸣。最后几声汽笛忧伤而韵味悠然,不久窗外已是一片漆黑,跟手车长就要来查票了。黑衣会向来以瞒天过海为能事,一帮之主,蒙混过车上车长的检票盘查,自是游刃有余,自不消说的,一路无话。

其间火车停下来添煤加水,逗留不了多久,行复启程,汽笛声虽似伤心的啼泣,隆隆颠簸,张平安背靠在车座上,听到铁轨迅疾的轧轧声,听着听着,却容易瞌睡。随时光一分一分流逝,瞌睡一阵阵时醒时睡,迷迷糊糊,一会儿白昼一会儿黑暗,梦见的总是马媛媛一搦瘦腰,曼妙背影,离他而去,翻来覆去,折磨煞人。及至哈尔滨,本道不须换车,不料火车却给俄国兵阻停了下来。车窗擦过旁边铁轨上的几节车厢,窗外一片黑暗和凄凉,机车后退了几尺,就停止不动了。

俄国人不管三七二十一,将车上乘客一律撵下车,跟手拉上来一队俄国兵队,迳钻入车厢内。张平安缩在一众乘客里,猫在一位胖大汉子的身后,偷眼细数,陆续上车的有一个旅的兵力。乘客们拗不过俄国人,立在冷风头里哀叹,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。七张八嘴,传言不一,原来其时战争未歇,平安搭的这趟火车系车上几个有钱的满人官员包的逃难车。到了哈尔滨,正巧赶上俄国人强征了这趟火车运兵南下打仗,老百姓自无法可想,只得乖乖从命。

未几铃声陡响,车轮嘎嘎,向前慢慢转动,渐行渐疾,霎息疾驰猛奔得远了。车既开走,人们悄立月台之上良久良久,亦无可如何,抱怨闲聊了一会儿,各自散去。张平安只得离开车站,黑龙江的地头他熟悉得很,避开俄国兵的盘查,取道往北,穿林、绕城、过村,一路行去,尚属顺遂。只见四下里都是绿油油的森林,地下积雪初融,极是泥泞。

树木渐行渐密,古木参天荫深,树木无边无际,林海之内,再无人迹。有话则长,无话则短。及至到了黑龙江对岸再折而向西北,沿江行至海兰泡。沿途俄国军队越来越多,张平安虽靠双腿步行在莽莽北国黑土地,其行甚速,疾逾奔马,专沿着野生动物走过的山僻林子里去,躲过俄国人的耳目,未给发见。往北有路,往西又是大河,平安转而向北,行了有五、六天,林木深深,地上树叶象铺的地毯,松软舒服,沙沙有声,踩上干叶子,还枯裂做响,咔嚓咔嚓,竟甚是悦耳。树根老藤缠缚,宛如星罗摆放的杌子,可资坐下小憩。张平安一人在林中穿梭,倒也自在,只是脚上毡靴已破,露出了大脚趾和后踵,几乎成了凉鞋。

脚上磨出了血泡,走起来生疼,回头看地上树叶上留下一长串殷殷血迹,恍如在身后拖了一根红线。平安苦苦地长叹一口气,搓搓双手,搔搔头发,环顾四周,林木挡住了视线,彷如置身迷宫,他就想先靠杉树根,坐下来歇一歇,忽地看到林木间隙里窜出一头麋鹿。鹿儿的犄角尚未长成,头上鼓起两个包,耳朵又大又灵活,见了人吓得不敢停留,从平安身边擦过。平安略有些犹疑,让它跑到了身后,再转身来追,那畜生却已隐没在林子深处。张平安沿途在城镇里顺来的干粮吃食,到昨日已吃光,正想打些野味充饥,这头麋鹿不啻系送上门来的,他自是要紧追不舍,惟一念恻隐,放跑了鹿儿。他醒过茬来,赶紧追去,循着鹿遁的方向,顺着一条羊肠小径,穿过白杨林子,走了一顿饭的工夫,肚子又饿了。其时他已绕过了大森林,眼前展开了一列层峦叠嶂。

平安看见麋鹿绕进了高山里,便飞身纵上陡峻的山坡,眼目一广,山坡下有个深涧,走下峡谷,又是一片茂密的赤松林。这个国家的地理,平安人生地不熟易迷路,这层叠的山峦也没个方向,麋鹿一隐没在赤松林里,他就茫然不知所措了。四下里很安静,天气和暖,阳光很足,有些甲虫和苍蝇在空中嗡嗡地飞,平安鼻子里隐隐闻着一股血腥味儿,而那一片微弱的虫鸣更叫人沉闷,恍如这里的人都死绝了。一阵微风吹过,树叶子就被腥气的风拨弄得颤动起来,阴惨惨的,好像有甚么鬼魂在悄声说话——那些死了很久很久的鬼魂——甚且总让人觉得它们是在谈论你呐!这种沉闷的氛围之下,一人独行,总是让人觉得死了才好,死了就万事皆休了。

走了半天,脚上起泡,皮破流血流脓,一步一挨,火辣辣的痛,他坐到一个生满苔藓的树桩上,将血泡挤破。脓血一除,敷上金疮药,不一会儿便清清凉凉舒服了,再扯些破布,连脚带破鞋,裹扎起来。他又盘膝运了两周天功,精气略振,爬起来步入密林。信步林间,鸟雀小兽无数,聒噪嬉闹,窜来飞去。走了约摸小半个时辰,入林已深,蓦地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味,烟火味儿渐渐压过了血腥味儿。张平安循之,果遥见有股云气袅袅在林间升起。他心头一喜,加快脚步,走了百十来步,忽见林木分开,视野开阔。七、八间怪模怪样的木屋赫然眼前,屋旁二亩空地上堆满了木材,显是伐木工人的住所。

堆木材的场院四面围着栅栏;栅栏没有门,只有一排梯磴,磴子全是锯断的木樁子搭成。木樁子一根比一根高,立在那里彷如高矮不齐的木桶,踏着这一排梯磴,就可以跨过栅栏去。张平安籍木樁子跨过栅栏,一脚落在满地一片一片的枯草地上,草地之间大片大片都是光秃秃的,眼面前就是一所二合一的大木房子。

木屋全是用砍好的木材搭成的,木头上的缝隙皆以泥或石灰堵封严实,那一条一条的泥土上以前似乎还刷过白灰。平安心头一定,自分遇到人家,想来借宿有着落了。一个圆木搭的厨房旁边有一条宽大的走廊,把厨房和东首很大的木屋相连了起来,厨房顶上矮矮的烟囱里,兀自炊烟袅袅。走廊的两边是敞着的,上面只有个顶子遮雨。看到炊烟,闻着吃食蒸煮的香味,他肚子咕噜噜响个不停,饿意更烈。他走近小屋,探头往木窗里窥视,见屋内箱笼橱柜,塞得满满窒窒,尘绩蛛网蔽户,极似久无人登的所在,却也并无一人,想是都在厨房忙吃的。

房间里物什再多,平安此时腹中咕咕乱叫,饥火难熬,只想要吃的,也不去细瞧,便踅至正门,轻轻敲门。木门上年轮老痕,木漆剥啄,乃以一根原木剖开两半削平所设,还有不少没镑刨干净的枝节一个个凸起,彷如中国大户人家朱门之上的大铜钉也似,看来尽是蛮荒形态。木门打开,吱嘎有声,端的沉重。门内出来一个金色头发的女孩子,身子半掩在门后,瘦骨伶仃,张着大大的眼睛,用小野兽遇上生人般的眼神怯生生地看着张平安。平安说明来意,可女孩一个劲只是摇头,茫然不懂中文,急得平安手指比划,满头大汗。屋内跟出来一名干瘦的老婆婆,满头银丝,面如秋叶,皱纹比木门上的轮痕还深,又黑又瘦,干瘪得象一具干尸。老婆子鼻子很大,鼻梁如峭壁笔立于一张不上三两肉的刮骨脸,鼻尖犹如鹰喙,既耸且尖,弓腰曲背,走起路来颤巍巍的,随时都会倒地不起,但双目炯炯有神。张平安见之干尸般的身子竟配有恁般神气的眼睛,更显得鬼气森森。

老婆婆竟然会说中文,已听到二人对话,将张平安让进屋内,平安如释重负,微微鞠了躬,说:“多谢婆婆,我这便进来啦。”进门就是有壁炉的厅堂,炉子和侧壁之间搭着一人高的高板床。高板床、沙发、桌、椅咸系圆木头做的,树皮剥啄,往厅当中一放,也是挤挤挨挨。张平安拘手拘脚,顺着主人的意思,坐到了一段被虫蠹得斑驳的长木头上,四顾却不见屋内有旁人,便问:“这里只有你们祖孙二人么?”老婆婆答:“哦,我丈夫和儿子在东边林子里干活儿呢。你饿了吧,我去给你拿些吃的,你先坐一坐。呵呵,我老婆子家,不须拘甚礼数,也不怕人知道了论黄数黑,说长道短

袋中人

袋中人

作者:炎龙子张擎类型:现代言情状态:连载中

新书《袋中人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炎龙子张擎,主角张平安,谢耶夫,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话说一年半之前,黑衣会张平安教主与会众在金州湾相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