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袋中人》袋中人高阳 第三十八章、 袋中人罗御

《袋中人》袋中人高阳 第三十八章、 袋中人罗御

发布时间:2021-02-17 15:02:59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炎龙子张擎 状态:已完结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袋中人》的小说,是作者炎龙子张擎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黑无常肚里暗道:“敢情是让我们做马前卒,做他们的

>>>《袋中人》在线阅读<<<

《袋中人》免费试读


黑无常肚里暗道:“敢情是让我们做马前卒,做他们的炮灰啊!”想着,耳里传来沙皇的声音:“兹事体大,一动牵全局,我欲发兵北上灭怪,恐天下之议我也!”库罗巴特金唰地从椅中站起,脚后跟啪地一靠,右手敬了个标准姿势的军礼,朗声道:“臣闻之,疑行无成,疑事无功。陛下亟定灭怪之虑,殆无顾天下之议也。所谓,论至德者不和于俗,成大功者不谋于众。民不可与虑始,而可与乐成。且夫有高人之行者,固见负于世,及至北定群魔,灭绝巨怪之后,天下宴宴,与民同乐!”

尼古拉越听越有理,边听边薅胡子,一席话罢,他断然道:“爱卿此言甚善!就照你说的办,曼纳海姆,你还有甚话说?”黑无常心道:“好了,他们藐视我等至此,竟然问都不问我们,自己内定了!不行,若非教主预先关照咱们须得勉力襄助,老夫可不吃这眼前亏!既然非跟他们走的,可得大大地敲敲竹杠!”小曼纳海姆真心佩服黑衣会众,便乘机转而询问黑无常:“我是没有说的,不知各位可还有甚难处,尽管提出来,有陛下做主。”

黑无常舌头啧啧,开诚布公道:“俺们的本事,你们也是知道了的,俺们要干,定当尽心竭力,绝不含糊。可这里天气寒冷,苦寒恶劣的环境,莫说要跑去深山老林抓怪,就是躲在房子里蜗居,也会冻死人的。不过话说回来,咱们此行,若没有个图头,兄弟们也没干劲儿,我们确是想,这个,这个能有个好收获。”曼纳海姆父子是中国通,知道中国人的秉性,小曼纳海姆是个玲珑人,早知道他们的意思,便转头告诉沙皇,中国人来俄国仓促,缺衣少钱,生活困苦,希望能得多些赏赐,杀怪一说,绝对是戮力同心,包在他们身上了的。

沙皇年纪轻,心头一热,毛毛糙糙,出手也阔绰,听中国人的要求合情合理,他这里又急用人之时,便一口答应先预支给他们每人一笔丰厚的赏金。等杀了怪物了,按怪物头颅计算,一并打赏。曼纳海姆转译了沙皇的意思,黑衣会众也觉可行,一头,如此一来,算是一拍即合。尼古拉二世看着这几个中国人闷声不响,也觉气闷,既然条件谈妥,便说:“好吧,既然各位肯鼎力相助,消灭了怪物,好处是绝不会少的。只要你们尽心地替我办差,赏赐之上,自是好说。想你们在东北并没找着人日本黑龙社的人,简直就是闲逛了一趟,可我也不斤斤计较,给你们的那一千两银子的定金,也就当是送给你们的盘缠啦!”曼纳海姆觉得皇帝锱铢必较,很显得小家子气,怕中国人当他粗鄙寡德,看扁了他,忙替沙皇翻译了,就说些冒充沽恩的吉利话,蒙混过去。

老曼纳海姆看看该说的都说了,也不必再呆下去,便领着一行人,告辞出来。临行前,小曼纳海姆要求让格里高利与他们同行灭怪,沙皇并不相信这个古里古怪的人,也就随口答应了。格里高利一直默然听着席上的谈话及争吵,并不再发言,此刻就要离去,他忽地抬腿奔跑起来,三步并作两步,跑到沙皇身边。旁边的大臣和侍从都吓得叫起来,还当他要犯驾。黑无常相距沙皇最近,霎时,闪身就拦在沙皇身前,一把抓住高大的莽汉。格里高利猛冲之势,瞬即停止,像一只小鸡似的,动弹不得。对面一干大臣们眼见身材瘦小只及怪人一半的黄种人,竟然像老鹰抓小鸡似的,牢牢抓住高大魁梧的俄国人,既惊奇,又好笑。

格里高利虽给黑无常捏得手臂生疼,却兀自盯着沙皇,高声道:“陛下,除了我说的战争和Troll,您身边就有烦恼,不,革命党不算甚么,最让您揪心的,是您的儿子!我们的少主,亚力克赛殿下的健康!”此言一出,原本还强自镇定的沙皇,腾的一下从金背椅子上跳起来,像看到魔鬼一样,惊呼:“甚么?你是怎生知道的?”长毛怪人语声急切道:“我不但知道王子殿下的病情古怪,时刻有性命之忧,医石无用,而且,只有我能治他的病!陛下,你需要我!”这一席话,将尼古拉二世说得头晕目眩,天旋地转,差点没摔倒,所幸旁边臣工扶住了他。

列位看官,这里笔者要略述及俄国末代沙皇的家事。话说尼古拉二世娶的皇后是德国皇帝的姐姐亚历山德拉,这个亚历山德拉自己没病没灾,可血液里有德国血统的遗传病,叫“血友病”,遗传给了她跟尼古拉的儿子亚力克赛。血友病患者一旦受伤,伤口不能愈合,血流不止,性命危险之极。平日里患者就虚弱无力,恹恹成病,赛如痨损之症,若再稍染风寒中邪,阳虚阴亏,性命绝难得保。

这病医药难问,没有效力药,起初有御医循欧罗巴和非洲古方“放血术”,切开太子亚力克赛的肩膀放了血。非但不见好转,反而令小太子差点血竭而夭,一班御前庸医慌手忙脚地再往亚力克赛的小血管儿里输回许多鲜血,好不容易才救回一命。尼古拉一怒之下将御医悉数绞死,嗣后亚力克赛再发病,俄皇宫廷一体戮力,发榜征来天下有名巫医百数十之众,会诊百思不得其解。

终有胆大者仗持祖传秘方,依法给太子喂了些催吐药,让他吐得酸水稀里哗啦;继尔以岩盐、锦葵叶、紫罗兰、甜菜根、甘菊花、茴香籽、亚麻籽、肉桂、豆蔻和藏红花等诸般香料配制成药水,每隔一个时辰给太子灌肠一次。如此这般,反复灌肠整整五天之后,太子的病情不但毫无起色,眼放着原本还有点生气的小太子变得奄奄一息。巫医们个个脸都吓白了,赶紧喊着叫用新式疗法:“剃光太子的头发,用烧红的烙铁往他的头上烫出燎泡,再挤破掉,逼尽血毒,再往他的脚上涂鸽子粪,最后把死人的头盖骨磨成粉末,掺入泻药之中,全部灌进太子的喉咙……”;或曰:“把太子殿下固定在木头轮子上高速转动,一口气转得大病飞离身子。”;又或曰:“往太子脖子上挂特制的香囊,然后服下金属粉掺水银调配而成的药剂,百病克除。”云云。

尼古拉夫妇再心急火燎,听了他们一派狗急跳墙的胡扯,也已知上当,决不能再任由巫医胡闹。沙皇将两百个巫医一概打入黑牢,用一头尖的冰锥扎穿眼窝底部,插入每一个巫医的大脑乱搅,切除前脑叶白质。百数十个原先古灵精怪的巫医,一夜成了植物白痴,尼古拉令人断他们的饭,饿死这些白痴,儿子的病却是再无人能治得好了。

所幸天可怜见,亚力克赛生命力倒也极强,奄奄一息,却亏得他一口气苟延残喘,撑持至今。尼古拉夫妇、家人及宫廷内的御医、臣工和佣仆,咸为之小心再小心,担惊受怕,苦恼至极。而这病自打太子出生就跟着并发出来,皇宫内因之不知浸透了多少血泪心酸。尼古拉二世一听到格里高利的话,震惊之余,疑信参半,不敢遽信,十成里倒有九成是觉得他阘茸说大话,犹疑里夹带七分看不起,旁边的大臣们也都露出狐疑之色。

然而侍从在宫内消息总是传得快,长舌的媪婢们一说开,久病儿子的母亲就立马听说了。亚历山德拉皇后本就打小笃信卜筮之说,儿子有病后,她更是三天一降灵,一天一祈祷,上问休咎,孜孜以求。曼纳海姆说出来的几件事情,传到皇后耳中,已经添油加酱,神乎其神。她一心认定格里高利是个非凡的人物,定然有异能,便叫侍女将尼古拉叫入寝宫,要央格里高利代为悱恻,试上一试。尼古拉深爱妻子,夫人妆次言听计从,后宫之内,阃令极严,何况儿子长久以来,苦受病魔困扰,又无人医治得了,目下让怪人瞧瞧,活马当死马医治,也无甚大碍。

踌躇数四,终究不再高蹈,中止御前会议,单独召格里高利入皇子寝殿检视。老曼纳海姆也相随怪人之后,想看个究竟,不消一会儿,寝殿里跄跄济济就挤满了人。恁般大的阵仗,众目睽睽之下,倘使邋遢的细高个子格里高利没用,沙皇及一班不对付的臣工定要深咎,其性命必将不保,他这是“乌龟爬门槛,就看此一跌!”

列位看官,尽管不是我亲眼所见,但是当时在寝宫里的人众口一词,应当不假:格里高利走到皇子的床畔,跪下来凑嘴到皇子耳畔,念了一段诔文,一手轻抚皇子的脸颊眉发,一手轻按其顶门“百会穴”,“百会穴”和脑府相关,气息奄奄的皇子旋即沉沉入了睡乡。孩子的父亲沙皇尼古拉二世见格里高利站起来,走到壁炉之前,炉中熊熊燃烧着发红的煤块。他的眼神稍稍给火苗吸引了片刻,怪人格里高利已从衣兜里掏出一大盒红头火柴,就像魔术师从邻座之人的鼻子中拿出一个鸡蛋来似的。

格里高利长长的手指灵巧之极,豁的划燃一根火柴,又点燃整盒许多火柴,让巨大的火焰把他半身都遮蔽了起来,然后手持着火焰站到小皇子的脚心前。在场的黑衣会众人人都深深记得,他那焕发金光的微笑和玻璃珠子般的眼睛。不知从哪儿传来绞弦琴在反复演奏着同一支曲子,格里高利在这乐音之中,显得越发怪诞,在场的人都觉得他像煞了一株紫色的柏树。须臾他极长的手臂缓缓从他那紧绷的身躯展开,

袋中人

袋中人

作者:炎龙子张擎类型:现代言情状态:连载中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袋中人》的小说,是作者炎龙子张擎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黑无常肚里暗道:“敢情是让我们做马前卒,做他们的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