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惟有光阴不可轻2》惟有光阴不可轻番外3 PART-2 我几乎,忘了你 惟有光阴不可轻2强攻

《惟有光阴不可轻2》惟有光阴不可轻番外3 PART-2 我几乎,忘了你 惟有光阴不可轻2强攻

发布时间:2019-11-13 20:14:00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林桑榆 状态:已完结

完结小说《惟有光阴不可轻2》是林桑榆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齐悦英,盛杉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天堂鱼。 记忆力超强。好斗。喜阴。擅匿。 将每个标签贴在叶慎寻身上,都恰如其分。 他公寓里也养着一尾天堂,体色艳丽,鱼尾似透明的

>>>《惟有光阴不可轻2》在线阅读<<<

《惟有光阴不可轻2免费试读


天堂鱼。

记忆力超强。好斗。喜阴。擅匿。

将每个标签贴在叶慎寻身上,都恰如其分。

他公寓里也养着一尾天堂,体色艳丽,鱼尾似透明的绫罗短衣。每日清晨醒来,沛阳都能看见,老板做的第一件事,是喂养它。

鱼是那个女孩送的,她偶然在大街上碰见,脑子里第一时间浮现出他的脸,遂买下来,赠与。

“啧啧,我猜得没错吧?嘴上说得再狠心,心里到底放不下。”

沛阳悄悄朝着对讲机,与那头的同事说话,没想被调侃,“知道您情场万事通,脱离了单身的队伍,正值新婚燕尔。”

话匣子打开,沛阳忍不住叹口气,“唉,别提了。没结婚还成,婚一结,女人的善良大方统统都成了浮云。开始向你要车子、要房子、要克拉钻戒,一言不合就买包。”

他正滔滔不绝,完全没注意偏堂的人已喂完了鱼,逐步靠近,并在关键时刻接了那么一句。

“她不图这些,还会要你?”

噗。

那厢的保镖爆出一声嘲笑,又怕被老板听见,赶紧闭了通讯器,扔沛阳孤零零面对阴晴不定的叶慎寻。

沛阳抬头,入目的男子有型有款,沐浴着微醺的日光。餐桌处的清香木味儿,和那光亮一起,点点侵蚀他的眉和眼。不远处暗帘尚垂,男子五官被阴影一打更加立体,整个人不可方物。

“走,陪我去遛狗。”阴影里的人突然开口。

叶慎寻恍惚笑了一瞬,沛阳忍不住痉挛几秒,四处打量房间:“您没养狗啊……”

男子没回话,定定瞧着他,似乎在说我面前不就有一条吗?

片刻,沛阳恍然大悟,举手投诚,“老板,我没想监视您。只是给老爷子透露了您每天的起居时间而已,还是被逼的。”

踱步到窗边的男子,随手摸了根烟,没点燃,只夹在唇上尝味道,看楼下逐渐凋谢的梅花,“我理解,你有难处。”

这么讲,沛阳的腿更软了,“不,我没难处。家里那败家娘们儿,要什么钻戒车啊?我立马把这个月多余的工资打回老宅的账户。”说着,就要行动,却被阻止。

“不用了。”

他声音轻飘飘,视线却保持在院子的方向,“找个时间,把这里的东西都搬回老宅吧。”

“嘎?”

沛阳错愕,“您这是,愿意回去了?”

叶慎寻目光一闪,以沉默代替回答,徐徐动身,往二楼卧室走。将到尽头,沛阳想起什么叫住他。

“那缸子里的鱼,是不是也一起带走?”

他掌着扶手,心算了几秒说,“不用了,将死之物,晦气。”

将死?

起初,沛阳不明白,趁他离开后,凑近鱼缸看,才发现叶慎寻晨昏定省喂的,根本不是鱼饵,而是安眠药粉。

沛阳大惊失色。

还记得,那女孩送礼物时,开玩笑说这就是动物界的叶慎寻,因为她将手伸进水里逗弄,却被游弋在浮萍背后的鱼儿反咬一口,“阴祟劲儿简直一模一样!”

如今,在她离开的第三百九十七天,他选择用这样的方式,毁了“自己”,绝了心。

迷迷糊糊中,我感觉心脏跳动的频率变得正常,却始终没清醒。

期间,周印建议刘大壮别成天在医院守着,若碰见熟人,会引起怀疑。可刘维不放心,偷偷与小护士加了好友,请求她当自己的眼睛。

小护士正是跟随周印到望城的那个,被一句“她必须活”吓得不行。

她虽然给家里争气,争取到加州大学护理学院的进修资格,以优异成绩毕业,却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阵仗,生活上懵懵懂懂的,完全没长开的小姑娘。

若我清醒,应该会吐槽刘大壮:废话,长开了,能被你糊弄?

好在我睡着,刘大壮想,我安静的样子,实在比呱噪的样子讨喜得多。

期间,盛家举办了洗尘宴。

盛杉消失,对外统一的口径是出国留学,避免有心人挖根究底。遇见些敏感的小报记者,亦有周印收拾残局。现在千金重返,理当昭告天下。

叶慎寻很晚才到,在宅子昏暗的玄关处被人攻击了,肘风袭面,他敏捷一闪,顺势扭了来者的胳膊,眸光满是杀意。

“师兄、师兄!痛!”

惊呼声起,他松了五指,将盛装打扮的女孩推离半米之遥,“上次你叫我师兄,是为给周印出气,折了周家老大半壁江山,这次又想玩什么花样?”

瞒不过,所以没打算瞒。盛杉靠近了些,瞳孔发亮,开门见山。

“这次是为了一个朋友。她生病了,细菌感染,住在你们那儿观察当中,我想给她换间最好的无菌房。”

男子嗤笑,“这算什么请求?周印随便动动嘴皮子的事,需要我出面?”盛杉偏了偏头,“没想你出面,只是知会一声。毕竟刚回来,正好找个契机,和师兄打个照面。”

叶慎寻狐疑地看盛杉一眼,“除了周印,盛小姐竟还有别的朋友?”她立马露出无害笑容,模模糊糊答:“人在江湖飘,广结善缘总没错的。”他浓眉一挑,不再置喙。

事后,听说盛杉竟向叶慎寻自投罗网,刘大壮恨不得从二十八楼往下跳,盛杉却不以为然。

“你以为自己的地盘凭空出现个人,他会不知道?索性提前知会有这人的存在,他反而没了兴趣追究,也方便我前去探望。”

周印应该也这样想,才为我捏造了一份假的身份资料,留待后用。就算叶慎寻要查,也查不出所以然。

城市套路好深,刘大壮想带着我回农村。但他即便现在想拍拍屁股回农村,估计也有人不愿意。那就是小护士,郝书敏。

起初,自我介绍的时候,刘大壮听错了,“什么?好淑女?”就此,他硬将这外号冠到人家头上。

好淑女来自普通家庭,父母在这附近一带开了个小店,卖面。

有天刘大壮去吃面,恰好听见好淑女的母亲在骂闺女,说她二十有二,到了谈恋爱的年纪,别整天只知道啃书本,“女人的终生大事是婚姻,不是事业。”

好淑女没有恋爱经验,此前也对男性并不感冒,不停劝解母亲,“妈,您和我爸好好经营面摊,我自己的事情我知道解决。”

“妈,我爸都没说什么,瞧您紧张的!”

“欸,妈、妈,别动手啊,戳脑门也很容易碰到神经……”

刘大壮旁听许久,耳濡目染,一碗面吃到中途,觉得味道不够,出口便是:“妈!盐呢?”

然后,空气安静了。

都说一见杨过误终身。

郭襄因为杨过的侠者气息盖世无双,还送了她一场人间烟花,才倾心。可没有谈过恋爱的好淑女同学,就被刘大壮那干脆利落地一声“妈!”给震得小心脏活蹦乱跳,从此甘愿沦为他的眼线,对我的照顾也细心备至。

但有句话怎么讲来着?物极,必反。好淑女照顾得太悉心,也不好。

例如,在她每日照着三餐跑去主治医生办公室询问我情况的时刻,竟巧遇叶慎寻。

之前我曾说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的身体变得比以前差。对叶慎寻来讲,也是这样。

以往两年一次的体检,现在每隔三个月就得往医院跑。戒烟戒酒。应酬到天明的豪情壮志再无。每日早睡早起,去花园里晨跑,增加肺活量。这一切……都是拜我所赐。

医院。

各项体检完毕,叶慎寻扣了外套往外走。经过走廊,恰好听见鲜活地一声问询:“赵医生!顶楼的程小姐今天情况怎样?”

“小姑娘烦不烦,都说了,正在观察,观察。”

“那为什么还没醒呢?”

“你也算半个学医的,还问这么白目的问题?她情况特殊,细菌清除工作一时半会儿完成不了,每天点滴里都有麻醉剂量,方便清理伤口,会醒的。”

因那声程小姐,叶慎寻的步子生生顿住,抬眼朝里望,出口询问:“程?”

好淑女转过头,看见传说中的人物,惊惴不安的表情布满脸庞。见势不对,沛阳赶紧迎上,刻意加重了语气:“是的,陈!盛家小姐在望城认识的朋友,她说给您知会过,周总又忙,于是我先帮忙安排了无菌室。”

看似天衣无缝的说辞,沛阳的背上却出了薄薄一层汗。

叶慎寻继续摆弄袖扣,半信半疑,“突然嗅到一股阴谋的味道。”沛阳欲盖弥彰扬了声调,表情夸张,“怎么可能?!您那么聪明,谁敢阴您!”

结果马屁拍到马腿上,叶慎寻眼缝一细:“要想被归为聪明人,那我得去掉七十点智商。”

语毕,抬脚就往电梯的方向,摁下顶层按钮。刹那,沛阳好想死。

顶楼只有一间病房,却有周家人把守,为首那个一眼认出叶慎寻,非但没相让,反而警戒起来,带着其他人拦了他的去路。

“叶先生,周总吩咐过,除了他和盛小姐,其他人不能靠近这间病房。”

来者仿佛已确定了什么,眼底的怒意被一个高浪掀起,“滚。我打狗,从来不看主人。”为首男子依旧寸步不移。

保镖界的都知道,在担下这等苦差事的时候,挨打已经是最轻的惩罚。好在叶慎寻动手前,电梯滴一声打开,盛杉从里边款款而出,画面一时有些宕机。

她与沛阳对视,大意是我的天,你怎么不拦着?沛阳用眼神喊冤,您听过下人能拦主子吗?盛杉佯装镇定,手指默默在包里摁下手机的快捷1键,拨通周印电话,故意大声说:“好巧,师兄也来看望我的朋友?”意在要他赶紧来救场。

叶慎寻冷笑,“盛小姐好心智。”

没错,她之前说躺在这里的是朋友,只不过没暴露朋友的名字而已。严格讲,也不算欺骗。

事到如今,盛杉破罐破摔,双臂一展,“OK,她是住这儿,没什么好遮掩。

惟有光阴不可轻2

惟有光阴不可轻2

作者:林桑榆类型:现代言情状态:已完结

完结小说《惟有光阴不可轻2》是林桑榆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齐悦英,盛杉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天堂鱼。 记忆力超强。好斗。喜阴。擅匿。 将每个标签贴在叶慎寻身上,都恰如其分。 他公寓里也养着一尾天堂,体色艳丽,鱼尾似透明的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