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袋中人》袋中春2 君臣文 袋中人小说目录

袋中人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炎龙子张擎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《袋中人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张平安,谢耶夫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张平安转身见二人呆样,不禁问道:“你二人作甚一副

|更新:2021-02-17 15:02:53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炎龙子张擎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《袋中人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张平安,谢耶夫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张平安转身见二人呆样,不禁问道:“你二人作甚一副

《袋中人》免费试读

张平安转身见二人呆样,不禁问道:“你二人作甚一副惊怪之相?”董长生道:“你怎的有无穷的力气,扔老毛子像扔棉花似的?”张平安笑道:“那是我从小苦练内功的好处,这不算甚么,雕虫小技,不足挂齿,你想不想学?”董长生心思机敏,怎不知道这是平安有心收徒,当即扑通跪倒,磕头如捣蒜,连称:“师傅在上,受徒儿一拜。”张平安等他磕三个头,再扶起他,说:“生儿,今后可不许偷懒,咱们这便就走吧。”“是,徒儿谨记师傅教诲!”

这是一个雾气朦胧氤氲的夜晚,疏星半暗,旅顺口躲在薄云里,沉沉入睡。黑魆魆的黄金山、老虎尾隐没在两侧黛色的群山里。海潮悄悄落下,轻如无物,港内巨兽般的俄国军舰早便融入了夜雾里。东港北岸的天后宫,兀自发出俄国人歌舞的喧闹声,时时惊扰安静的大海。俄国人霸占这里,将之改建成富丽堂皇的海军俱乐部。

俱乐部里霓虹闪烁,华尔兹舞曲响起,一对对亮章戎装的军官和时装妖艳的女人,踏着优美的舞步,翩翩起舞,忘情地欢乐。舞会到一半,“马苏尔加”舞曲响起,节奏亢奋,掀起高潮。舞队便行凌乱,军官们狂热地抓住女人们的手,屈下一腿,跪到镶木地板上,牵着她们旋舞,好色之徒盯着她们抖开的裙子底下贪看。那边厢明星酒楼里,粗鄙的水兵忙着发泄**、残酷蹂躏妓女,白皮肤的是犹太婊子,黄皮肤的是日本歌妓。女人的尖叫和淫声,催化了老毛子喉间野兽的嘶吼,不少军官听到那勾人魂魄的叫声,心驰神往,恨不得离开俱乐部,冲入明星楼,大肆快活。

老毛子人面兽心,想入非非的时候,张平安一行三人已悄悄挨近军港外的卡哨,三人已能看清那高墙似的军舰的侧舷、两只粗大的烟囱和高耸夜空的两根桅杆。甲板炮塔上高高扬起的炮口、钢铁的护板、各种旋动的手轮泛出惨白的光晕,其景阴森森冷冰冰,沉默里满是肃杀。海上探照灯射出强力的白光,赛如一条长棍子,扫来扫去,鞭笞着暗夜潮湿的空气。灯光似乎无限之长,深深将黑夜刺杀。客舱的舷窗里透出淡黄的灯光,象煞黑簇簇钢铁巨舰的眼睛,盯着海面和他们三人。

古老二一路抖抖索索,此时已然感觉双腿像灌了铅一样,举步维艰。张平安正想上去威胁他,蓦地,黄金山顶的信号台射来一道白亮如昼的强光,照得三人睁不开眼睛。光线扫过,卡哨里站岗的俄国兵就看到了三人。探照灯忽闪几下,转向了别处,黑暗里传来哨兵的俄国话,惊心动魄的刺耳,古老二一屁股就要往地上坐下去,所幸张平安暗夜视物如同白昼,眼明手快,一把扶住,才不致露出马脚。

身穿深墨蓝色海军服的俄国戍兵哼哼唧唧地跑过来,枪口来回顶着三人的脑袋,大呼小叫,却一句没用。他的军装给黑夜染得深如漆墨,若非皮肤色差,黑夜掩蔽得他严实,咫尺难见。张平安看清了只有一个俄国兵,出手如电,一把龙爪功,锁断其咽喉,俄国人连出气的声音都来不及出,就呜呼哀哉了。身临此境,古老二也不敢声张了,三人同心,忙将死尸拖至隐蔽处,却也是人神不知。这个俄国人中等身材,张平安穿上他军装,虽略显大些,却因是过膝的蓝呢子大衣,也不甚明显,也算合身。

再于卡哨房间大玻璃前现身之际,俄国人看见的是一个哨兵领着古老二和一个半大的孩子。张平安将三角帽檐几乎压到了鼻子上,侧眼见哨所里还有一个士兵和一个小军官模样的两个老毛子,穿的灰呢子制服。平安步伍粗鲁,故意拿乔作势,走入哨所房间,里面两人一时不留意,没觉出异样。张平安一推开门,右手已疾逾奔电,摘下背上背的步枪的刺刀,将之朝房间另一边的那个俄国兵掷去。

这一掷平安力求凑功,灌注了八成内力,刺刀赛如流星飞电,呼的一下,插入俄国人的脖子。其势不衰,俄国人身子竟给这小小的刺刀带动起来,往侧退后两步,刺刀穿透脖颈,刺锋钉入墙板,竟然就将俄国人牢牢钉在木板上,直立不倒。那个军官听到响动,回头看见同伴给钉穿了脖子,嘴巴张得老大,舌头伸出老长,脖子上血水顺着刺刀汩汩流下,身子上不一会儿就染满鲜血,成了个血人。军官下意识朝张平安的方向回头,平安已然窜至身前不到半尺的距离,他如触电般弹起身子,却还是快不过张平安的手。黑衣会教主何等功力,杀他如同杀鸡,手到擒来,双手捧住他毛茸茸的脸颊,左右逆向运力,喀喇一响,老毛子便颈折人亡,嘴里的舌头吐出来老长一截儿,死相之惨,绝不比他的同伴逊色。

古老二拉着董长生的手,不敢进去,直至见俄国人都死了,才挪得动脚步。房间桌上有两瓶沃德克酒,张平安将之塞入大衣口袋里,撇下原先那杆步枪,捡起房间里的一杆上了刺刀的步枪,又将军官腰带上的手枪取走。古老二港内道路熟稔,张平安刺刀顶在他身背后,三人分前后三角阵形,进入海港重地。才走了十来步,迎面就是一队巡逻队开来,三人古怪的形貌立时引起俄国人的注意,打头的一个就叫起来:“瘪列子!”古老二心知不妙,立定脚步再难移动,张平安浑然听不懂俄国人要通行证的俄文,默然不响,兀自朝前走,赛如充耳不闻的聋子。

对面俄国人登觉有异,朝他们追了过来。张平安以身子挡住董长生,一把将刺刀顺下枪来,就要飞刀杀敌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东港响起一阵刺耳的汽笛,可怕的声音将旅顺口整个震慑了。远处一大队俄国兵从营房里列队跑出来,一个军官朝那几个巡逻兵吼了几句,几个俄兵转身就朝海边跑去。三人暗自喘了口长气儿,算是险险躲过一劫。

三人不敢稍停,佝身躲入暗影里,平安问古老二:“老毛子的地图藏哪里?找不到你得自己画出来!”古老二还未开口,港外海上便传来了枪声,砰砰邦邦,打得火热,三人都当是有人进攻军港。古老二如得着赦令,忙道:“先去看看是谁打过来了。跟俺来吧。”张平安道:“好,先去看看。”古老二引二人很快来到一座瞭望塔前,塔高耸直立,只挂着一根旗绳,可以落脚。绳子上一溜儿系几十面国际信号旗。

张平安将二人一手一个抱着,一提气身子就飞纵上绳子,继而踩踏“满旗”,如履平地,双脚交错,疾速上行,攀爬至顶端,将二人放下在塔楼上,一览海港无遗。循枪声来处,就见近港的海面上,一艘俄国快艇正在追逐一艘渔船,快艇上俄国人快枪一个劲儿往那渔船上打,渔船上不时有人受伤,所幸摇橹的艄公始终没有伤着。

那艄公技术精湛至极,在水面上划圆圈,将船兜小圈子,那快艇速度快,转圈不易,半径切出去,极难瞬间转向。渔船转弯,快艇就直接从渔船船舷超了过去,渔船便落在后面,等快艇再调转船头,那渔船又已远逸出十几码。如此这般,快艇非但始终咬不住小小的渔船,甚且艇上的水兵开枪也取不到准头。因此上,越是打不中,俄国人越是乱开枪,远远听来,就似在打仗。

众人这才猜到,先前救了他们的汽笛声,就是那渔船误入海港后,俄国人的示警汽笛。那渔船上的渔民本可停橹驳船,等俄国人上来盘问清楚,当无大碍,即可放行,叵耐那渔船竟然不停,还见着俄国人快艇就逃,如此俄国人当是奸细,下死命地追来,不免伤及不少渔民。

此时十多艘巨舰以及岸上的俄国人全都闻声观望,看到惊险处,老毛子赛如看到了好戏,又是嘘声又是拍手,好不快活,恍如那不是惊心动魄的追捕,而是故意排练的喜剧。张平安进港之前看到的那艘巨大的军舰他认识,就是来旅顺之初,曼纳海姆给他介绍的军舰之中的一艘,名字叫“皇太子”号。船上的几名俄国炮兵看得手痒,交头接耳商量了一会,诬赖渔船上渔炮威胁,就煞有介事地跑去掀掉主炮的炮衣,调转炮口,对准渔船。还有几个水手也是玩心大盛,帮着从船舱里搬出炮弹,塞入炮管,炮手便即开炮。张平安身处高位,眼睛又尖,将之看得个一览无遗,暗叫一声:“糟糕!”

“轰隆——”一声惊天巨响,地动山摇,海面登时给掀起一阵巨浪,巨大的皇太子号也为之颠簸底宕,炮弹精准地落在渔船头上,顷刻间,整艘渔船随着爆炸的火花和掀起的巨浪水柱一起粉碎。那追捕的俄国水警快艇也一起给掀入狂涛火花里,炮弹爆炸的威力太大,像一只巨兽的舌头,将半边侧舷给硬生生地舔了去。艇上大半水警跟渔民一起葬身海底,幸免的只有寥寥三人,若非水性上佳,也成了鱼食。军舰上的水手和炮兵无不欢欣鼓舞,又蹦又跳,恍如打了打胜仗一般。

张平安暗骂他们畜生不如,岸上的水警不忿,要上船与之理论,却敌不过船上人多势众。兼之俄国海军里向来有“大船吃小船”的规矩,战斗军舰上的人员天生看不起只负责港内巡逻的警备艇和一干水警,平时喜欢骂他们是一帮吃闲饭的窝囊废。两边厢争吵起来,虽有理有据,还是水警

《袋中人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