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殊途志》殊途同归 字母文 殊途志玻璃

殊途志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《殊途志》为肖某某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身为站在神念术师顶端的大傀儡师,庄亦谦无疑是位学

|更新:2021-02-02 15:01:44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殊途志》为肖某某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身为站在神念术师顶端的大傀儡师,庄亦谦无疑是位学

《殊途志》免费试读

身为站在神念术师顶端的大傀儡师,庄亦谦无疑是位学识渊博的大学者,他不像老学究们那样古板,他很风趣,极健谈。因此虽然一天下来疲倦得很,但白寂偊精神不错,非常津津有味地听着庄亦谦讲述。

讲了很多东西,既有古今佚事,又有秘术小窍门,更多的是在怀念曾经的求学时光。他很有技巧又非常注意白寂偊的情绪,既让她能够体会到永安太学独特的学习氛围,又不致于勾起她太多的伤心事。在白寂偊的要求下,他谈到了白宁恪。

白寂偊第一次从别人嘴里比较完整地知道了父母的事情。她的爸爸白宁恪确实是个天才,在他入学时已经把白泽秘术练至小成,而这小成的威力已经超过了神念三星的摄物术。但白宁恪很低调,他的表现让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个普通又很优秀的寒门英才,他安静地学习,努力提升实力,他从不在人前显示他的秘术实际修为。

他原本打算平静地度过四年太学时光,但他的家族不允许,他们要让家族许久不曾出现的耀目新星照亮联盟的长空。

白宁恪的平静生活在他三年级时的“天地人三才挑战赛”后结束了,他以从未参加过挑战赛的身份,过五关斩六将,最后直接杀进了天榜十少君的行列,名列第四。这年很特殊,二十年一次的灵兽祭将举行,永安太学有五个名额,他的目的便是夺一只灵兽。

但是,一个多月后,从灵兽森林回来的他……并不仅仅是他,前去一百人,只有三个人夺到了高星级灵兽,他空手而回。

“这三只高星级灵兽,分别是姜家的七星妙音鹊、欧冶家的六星铁羽金鹰,以及,”庄亦谦看了一眼归海溶衡,“归海家的六星碧波蓝角兽。”

“灵兽是什么?什么六星七星的?”白寂偊问道。

“灵兽森林是全联盟九洲排名第一的奇诡之地,也叫它‘幽寂之林’。除了每二十年的八月,其他时候它的外围都被含有剧毒的浓雾笼罩着,森林里生活着目前都还不清楚有多少种类的灵兽。与普通的动物不同,灵兽是有智慧的,一般来说,智慧程度越接近人类的越厉害。我们把灵兽分为九星,六星的灵兽就很珍贵了,详细情况你可以去找相关的书看看。”归海溶衡解释道,让自己的夫子歇了一口气。

“你父亲回来后并没有对人过多谈起这次灵兽森林一行,但后来有一些事,让人们很是猜疑。”庄亦谦给白寂偊搛了一筷子菜,看她乖乖吃下,这才微笑着继续说,“将妙音鹊带回的姜燻崇,就是姜元煊的四姑,以前所未有的热情追求你的父亲,她曾经公开说过,如果不是你父亲,她不仅得不到灵兽,还会死在灵兽森林里面。”

“老爹很有女人缘吗?”白寂偊笑嘻嘻相问。

“宁恪……”庄亦谦放下筷子,目光穿过白寂偊的脸庞,似乎看见了那位让他既尊敬钦佩又愤恨嫉妒的好友,“是个不折不扣的君子。他第一时间便拒绝了姜燻崇。那时,我们才知道,他已经有了爱人,便是你母亲冷竹离,他们在太学的睿博楼里认识的。”

“我妈妈也是太学生吗?”白寂偊竖起耳朵,以为听得到一段长辈的八卦情事,无论是什么,只要和父母有关就好。

“不,冷竹离是睿博楼的馆员,”庄亦谦犹豫片刻道,“她的身份大概和行馆的女侍差不多吧,专门为来借书的太学生办理手续的。寂偊,你妈妈是个很独特的女子,否则也不能让你爸爸倾心。”他很严肃地说。

“那是自然。后来呢?”白寂偊急急追问。

“姜燻崇知道以后,专门跑去见了你妈妈一面,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。不到两个月,你爸爸突然退学,甚至没有跟我说上一句话他就走了,带着你妈妈不知去向,直到这次的地震。”庄亦谦沉重地说,“我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澄渊潭旁边,我去向他请教一个问题。如果我知道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,我一定会和他喝个一醉方休。”

“庄叔叔,对不起。爸爸这样做,一定是有苦衷的,请您原谅他,好吗?”白寂偊诚恳地替父母道歉。

“傻孩子,叔叔怎么会怪他?你想多了。”庄亦谦拍了拍白寂偊的手背,优雅地抿了口酒,“明天总执政官阁下会接见你们这些来自地震灾区的孩子,到时候给叔叔你的答复,好吗?寂偊啊,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更好一些!”

“庄叔叔,谢谢您肯给我时间考虑,我一定会想清楚的。”白寂偊郑重其事点头,在听到要见总执政官时脸上还掠过激动的神情。

吃过饭,两人送白寂偊回乐朋院,白寂偊没有拒绝,路上听着庄亦谦解说沿途风景,时间过得很快。在行馆面前,白寂偊与二人告别,拎着一大堆袋子进去了。

庄亦谦和归海溶衡回到清涟号上,似乎都很疲惫,许久也未曾说话。归海溶衡先将庄亦谦送回家,在庄亦谦下飞宝之前,他对归海溶衡说:“你让人盯着行馆,千万别让她发觉。如果她今晚上逃走了,那么在找到她以后,要牢牢地把她掌握在我们手里!”

归海溶衡大吃一惊:“夫子,您说她会逃跑?可是我觉得,她似乎很期待明天与父亲的见面。”

“这孩子的心思我看不透,我甚至不知道她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。我有不太好的预感,你要记住我说的话。”庄亦谦皱紧眉头,“但愿今晚风平浪静!”

归海溶衡坐在清涟号上发呆,半响都没有吩咐司机去哪,最后决定自己亲自去看着白寂偊。但显然两个人都低估了白寂偊,他们一走,她就出了门。

当新来的女侍问她去哪里时,她很是羞涩忸怩地扒在人家耳边说起了悄悄话,那女侍听了娇媚一笑,很轻易地让她出了门。看着白寂偊有些慌张的背影,女侍恶毒的想,你怎么就没在少君面前出丑呢?

白寂偊出了乐朋院,脸当真有些发烧,没想到自己居然要借着“人家那个来了啦,要去买点东西”这样的理由逃之夭夭。她怀里揣着为数不多的一千多元现金——来之前叔叔给的,半分未花,把包括父母遗金在内的行李都扔下,只为了取信那个监视者。哼,小央见父母,谁信?!

《殊途志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