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天之娇纵》掌中娇纵 圣水 天之娇纵同人女

天之娇纵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主角是那群,全叔的小说《天之娇纵》此文是之画原创的现代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【感谢围鹭、薛之雪、醉猫mao、午夜沙龙、伊人花开、

|更新:2021-01-27 10:01:38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是那群,全叔的小说《天之娇纵》此文是之画原创的现代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【感谢围鹭、薛之雪、醉猫mao、午夜沙龙、伊人花开、

《天之娇纵》免费试读

【感谢围鹭、薛之雪、醉猫mao、午夜沙龙、伊人花开、木命人的打赏!谢谢!打劫票票啦!】

沙粒吃惊的转头看向刚才还主动示好的花朵儿,有点懵,怎么跟川剧变脸似的?说变就变。

花朵儿看沙粒疑惑的看向自己,急忙眨眨眼,着急的用眼神示意赶紧干活,不然监工就过来了。

沙粒明白了,花朵儿这是做给别人看的,赶紧放平木盆,再去领个木桶,竹篮子,把那群护卫的衣服装进竹篮子,去井边打水往木盆里倒水,放脏衣服。

刚开始蹲下洗,沙粒惊奇的发现花朵儿也是洗衣工,就在隔着自己两个人的地方。

花朵儿抄起脚边的皂角对着沙粒晃了晃,两手折断皂角放进木盆里,开始埋头洗衣服,不再看沙粒。

沙粒挽起衣袖,学着花朵儿的样子,把皂角一折丢进木盆,这皂角就像激素过多的变形的豆角菜,有洗洁精的功效。

洗了会儿,沙粒站起来叉着要晃晃身子,踢踢腿,似乎蹲得久了有点麻木了,就在这会儿。

一个和小五子般穿戴的男子拿着皮鞭走向了沙粒,甩起鞭子就给了沙粒一下,打得沙粒莫名其妙的惊惧,脊背火辣辣的生疼,愤怒的转头看向拿鞭子抽打她的人。

这人长得五大三粗,年纪在四十上下,一双斜长的眼睛没有一点怜悯,有的全是打人后的快感,瞪着眼睛,露出黄板牙。

这一眼给沙粒又挣来一皮鞭的赏赐,这次沙粒抓住那男子的皮鞭,瞪着那男子的眼睛。

“你凭什么打人?”

那男子被眼前的沙粒瞪得怒火猛窜,奋力一抽沙粒手里握着的皮鞭,把沙粒一下带得摔在石板地面,膝盖,胳膊肘生疼袭来,沙粒气得浑身发抖,就这样身上挣来的皮鞭如雨点般砸来。

花朵儿赶紧跑过来,讨好的对那男子笑着说。

“全叔,放过她吧!她是刚来的,第一天洗衣服,还不懂规矩。教训她事小,别累着您的身体。”

花朵儿又极快的对沙粒喝道。

“沙粒,还不快起来去洗衣服!想找死啊你!”

一面给那个拿着皮鞭的人陪着笑脸,有些畏惧的盯着皮鞭,仿佛花朵儿曾经也饱尝过皮鞭的滋味。

那被叫全叔的人悻悻的离去,鼻孔里发出重重的鼻音“哼”,转身走出后院。

花朵儿赶紧搀扶起沙粒,在她耳边说。

“你傻啊?干嘛要吃眼前亏?快去洗衣服,不然再来抽你就不是一两下了。”

说着慌张的四下看了一下,最后把眼神望向楼上的一间房停留了瞬间,那里或许就是监工待的地方。

沙粒忍着疼痛,觉得花朵儿说得也对,干嘛硬碰硬?自己的身份这么没有发言权,横竖那是找死啊。

一口气好忍,又开始洗衣服。

花朵儿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,不敢再抬头的洗衣服。

沙粒偷眼看向后院所有的洗衣工,个个似乎都是木偶般不停的只顾着洗衣服,别人的死活根本不在自己的关注里。

偶尔有瞄向沙粒的眼光,也只是蜻蜓点水快速挪开去,深怕会牵连自己似的。

浑身的疼痛使得沙粒懊恼不已,不敢再有消极怠工,十指葱白样的手指在衣服里翻搅。

耳边传来陈嬷嬷的大嗓门。

“都给我老实干活,谁不老实偷Jian耍滑,皮鞭是不认人的。”

又专门对花朵儿嚷道。

“花朵儿,要是再让我看到你管闲事,下次挨鞭子的就是你,听到了没有?你以为你是谁?最下等的洗衣工。”

走到沙粒面前,转着圈盯着沙粒。

“哼!我以为你是什么出身呢?原来是小王爷花钱买来奴婢,骨头还挺硬。告诉你,来了洗衣房就给我老实点,不老实打死你不是笑谈。刚来就想偷懒,想要舒服就别来洗衣房,做小王爷的小妾你不愿意,洗衣服你偷懒,想找死痛快的说,今天的夜饭你别想吃了。”

陈嬷嬷说了这一大通话后,绕着所有的洗衣工转了一圈,不知是炫耀还是什么,最后还狠狠的盯着沙粒的后脊梁看了会儿,这才扭着营养过剩的身躯耀武扬威的离开后院。

沙粒气得真想端起木盆摔向地面听听响,偷瞄了一眼花朵儿,嘴张合了一下,负气的把那股劲都用在了盆里的衣服里,原来这里也不见得比在沙弩汗跟前更好。

白做工了,夜饭都没得吃。

难道就摆脱不了挨打的命运?

花朵儿瞄着沙粒,给了沙粒一个眼神,意思等收工告诉她许多玄机般神秘。

这鬼地方,也不是好混的。

被鞭子再次抽打过,沙粒反而被激发了一种内心的积极向上,有使不完的劲似的。

终于把那群护卫猪的衣服在月亮升起来之前洗完。

看向整个后院也只剩她一个单薄的身躯,洗衣工们都洗完自己份内的衣服,想必正在享受自己那份夜餐。

沙粒饿得前胸贴后背,加之浑身疼痛,当她猛然站起身,一阵眩晕,差点被那股冲力摔倒。

把洗好的衣服放在木盆里,夜间是不能晾晒衣服的,得等明天才能晾晒。

沙粒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走出后院,随便找了一桶脏衣服,把自己的身体靠了上去,顾不得脏衣服的怪味,只觉得再不让自己的身体躺躺,只怕真会倒下爬不起来。

闭上眼睛就不知道还能怎样了,世界仿佛又都是自己的了。

面前美食一堆,还有肖煞递给她的皮囊水袋。

仿佛又到了那很有诱惑力的树屋,沙粒不再害怕晃荡,大口吃着各种美味,还让肖煞搂着荡在无比高大的树杈间,那种飘飞的感觉爽透了。

还有心猿意马的绵软情愫,滋生在心底,泛起心波阵阵涟漪。

“肖煞,这里真好!”

“肖煞,我喜欢这里!”

然而肖煞的身影就像烟雾,很快蒸发在空气里。

“肖煞,求求你,别离开我!我没有亲人,没有朋友,只有你了,要走也带上我啊!”

沙粒爬到最高的树杈,想要站到制高点追随肖煞,突然脚底踏空,沙粒跌下了高大的树杈,大声的尖叫“啊”。

胳膊被什么摇晃着,沙粒艰难的睁开惺忪的眼睛,借着月光看见眼前一个硕大的黑影,又尖叫了一声,耳边听见。

“沙粒,沙粒,醒醒!我是花朵儿。”

趴在沙粒的耳边又偷偷的说。

“我给你偷来了吃的,赶快起来吃啊。”

沙粒困乏的身体稍动就疼痛钻心,就是这疼痛让沙粒迅速清醒起来,知道自己的处境。

《天之娇纵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