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重生之将门女刹》重生之将门女刹墨染长歌 猎奇 重生之将门女刹HE

重生之将门女刹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《重生之将门女刹》是墨染长歌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重生之将门女刹》精彩章节节选: “喂!你会不会驾车啊!冲撞了我家小姐,不想活了是

|更新:2021-01-13 05:03:0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重生之将门女刹》是墨染长歌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重生之将门女刹》精彩章节节选: “喂!你会不会驾车啊!冲撞了我家小姐,不想活了是

《重生之将门女刹》免费试读

“喂!你会不会驾车啊!冲撞了我家小姐,不想活了是不是!”一个身着桃粉色襦裙,梳着双环髻的女子站在一辆富丽堂皇的马车旁,冲方才差点撞在一起的马车夫呵斥道,那鼻孔朝天的样子在见到对方马车不如自家的华丽后,更是不依不饶。

片刻后,被骂的那一方,垂下的布帘被一只白皙的手掀开,车厢内,女子温柔娴静的话音隐隐传出:“百灵,若确是我们的错,你便真诚一点道个歉,若不是我们的过错,那就直接走罢,不用管她。”

离两辆马车不远的洛欢歌听到,不由想为车厢里的那位鼓掌,不卑不亢,既不推脱也不怯弱,言语间落落大方,是个妙人儿!

停顿了这么些时间,官道左侧已经开拓了足以通行一辆马车的距离,洛欢歌没忘记自己今日的初衷,便没再继续停留,将这出插曲抛之脑后。

说起来,为了此次两国的比试,澜朝的官员们是煞费苦心,既不能在军营里直接比试,也不能在外头随意找个地方比试,前者要把门户大开唯恐Jian细混入,后者太过寒酸丢了澜朝的面子,城南郊外的这次,尚且是精挑细选后的结果。

为何不在宫里比试呢?这还是尊贵的太子殿下提议的:“宫中虽然琼楼玉宇美不可言,但这比试武技若是在地形多样而又宽阔之处,方能体现优劣,加之父皇已经很久未曾出宫散心,不若借此机会,一举两得。”

太子的周到,自然赢得一片赞誉。

天子大笔一挥,准了!苦的是下面的官员,为了设一个既不寒酸又要牢固的比试场地,头发都愁白了。

好在,一路行来,洛欢歌倒觉得,此处作为演武场,甚是合适。

马车踏踏地走到场地外围就被拦下,等一旁骑着马的洛天毅哼了两声,其中一名守卫赶紧让开,还将另一边木头一样杵着不动的那个拉了两下:“是洛校尉,还不让开!”

洛天毅有意在自家妹妹面前显摆一番,自认为潇洒地颔首,缰绳一拉便要过去,谁知那守卫的士兵不知是迂腐还是尽职,硬邦邦的竟伸手拦下了马车。

人跟木头似的,声音也木木的:“例行检查。”

还没等洛天毅作出反应,另一个率先放行的士兵赶紧上前拉过他:“你怎么回事!洛校尉带来的人还能有啥问题,快点让开!”

“无碍,”洛欢歌示意流觞掀起门帘,“这位将士若还有疑问,自可再行验证。”

油滑的那个一见洛欢歌,还有什么不清楚的?早就听闻护国大将军洛靖有三个成器的儿子和一个顽劣的小女儿,再看洛天毅殷勤的模样,马车上的人身份呼之欲出,不是那个草包千金还有是谁?

这一次,木头侍卫也没再阻拦,洛欢歌一行人终于进去了演武场内部。

远处,演武场外围。

一黑一白两匹骏马并列而站,白马通身油光,马蹄末端曲而不折,额前有些许斑点,正如那传说中的的卢马一般模样。黑马相较之下略显逊色,但若遇马中伯乐见了此马,一定会赞叹一声,真乃好马也!

白马的背上,一名俊俏少年端直而坐,眉目如画,着藏青色滚边镶金丝长锦衣,手上的马鞭被他轮来轮去随意把玩着,最妙的是那双波光流转的桃花眼,摄人心魂。

此人便是刑部尚书阮韬的独子阮明轩。

尽管离演武场入口尚有一段距离,但洛欢歌几人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两人眼中。

“看来传言名不副实嘛,洛大将军骁勇善战,三个儿子也是人中之龙,怎么女儿的名声差成那样,依我看洛家姑娘年纪虽小,却是自有一番气度。”阮明轩自顾自说到,勾人的桃花眼饶有兴趣地投向身旁之人。

若说阮明轩的一个眼神可以勾起京都半数女子的芳心,那么段钰只要出现在哪里,所有人的目光便会集中到哪里,不分男女!

澜姓,澜朝国姓也。通州段家,往前几代乃是正儿八经的王室血脉,后代皇帝忌讳手段繁多的兄弟们,便各自封王派往属地,天长日久,段王爷一脉便在澜朝东南部的通州落地生根。后来更是自改姓氏随了妻姓,故此,段小王爷一出生便是姓段,而非姓澜。

澜朝皇室血统纯正,皇室子弟大多男俊女俏,不说其他,就说前世洛欢歌爱得死心塌地的三皇子澜沧岳,俊朗的外形未尝不是他最终登上帝位的筹码,然而与神秘莫测的段小王爷一比,只能说一句,云泥之别。

玄色暗纹锦衣罩在笔直修长的躯体之上,腰间一柄古朴到毫无特色的宝剑,不笑的样子冷凝如冰,与朗眉星目的五官融合在一起,薄唇微抿,靠得近些都能被冻成冰块。

再加上段钰跟所有的贵族子弟都不同,几乎从不参与各类社交活动,隐隐的神秘感更是让京都女子们趋之若鹜。

听了阮明轩略带调侃的话,段小王爷脸色未变,冷冰冰地回道:“你喜欢,便去追,与我说这么多做甚。”

阮明轩笑意盎然的脸一僵,被堵得上不去下不来,颇为尴尬。

他也不恼,只喃喃道:“我可没有恋童癖,再说了,喜欢个小女童也比被人说喜欢男人强!”

又见段钰面色黑了些,生怕战火蔓延到自己身上,赶紧换了话题:“两国比试,怕是近日京都最引人注目的事,咱们也去看看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……喂!你去哪儿!”

只留下一串马蹄印和扑面而来半人高的灰尘。

演武场内已经来了不少勋贵之家。

偌大的场地正前方,垒起一座大理石筑就的高台,金丝楠木雕琢而成的龙椅赫然在上,扶手上栩栩如生的金龙,象征着皇权的至高无上。

龙椅的左右各设一席,高台之下左右两侧也安排了席位,除此之外稍远一些,各家女眷也专门安排了以轻纱遮掩的敞篷坐席。

洛欢歌的到来,瞬间引起一众私语!

《重生之将门女刹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