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似卿归》似卿 kuso 似卿归男妃文

似卿归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主角叫丑丫,傅言的小说是《似卿归》,它的作者是猫羡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等人走了,丑丫收拾了一下包袱去找傅言。 傅言在隔壁的屋子里,百无聊赖的歪在塌上,闷在屋子里既不能见人又得不到消息。 瞧见她,一骨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08-09 23:27:34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叫丑丫,傅言的小说是《似卿归》,它的作者是猫羡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等人走了,丑丫收拾了一下包袱去找傅言。 傅言在隔壁的屋子里,百无聊赖的歪在塌上,闷在屋子里既不能见人又得不到消息。 瞧见她,一骨

《似卿归》免费试读

等人走了,丑丫收拾了一下包袱去找傅言。

傅言在隔壁的屋子里,百无聊赖的歪在塌上,闷在屋子里既不能见人又得不到消息。

瞧见她,一骨碌的爬起来,匆忙间险些把自己绊倒在地上。

“怎么样?咱们可以进城了吗?”他急切的问道。

见丑丫不说话,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“是不是进不了城?”

先前她非要在客栈住下,又让赵初年差人去打探情况的时候,他就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明明离邾州城没有几个时辰的路了,离天黑也还早的很。

丑丫将包袱搁到他手里,缓声道:“不进城,你继续往西南走,也别跟着赵叔,再跟着他们走已经不安全...”

“等等,”傅言打断她,不可思议的把眼睛瞪圆了,“我自己走?那你呢?”

丫头要跟他分道扬镳的意思?

这消息来得猝不及防,傅言有些消化不了。

丑丫沉默下来。

“你打算进城?”傅言原本就黝黑的脸更黑了几分,把包袱扔到桌上一屁股坐下来,“不成,我不走,要不然咱们一起进城,要不然一起走。”

他们相依为命这么久,断然没有说分就分的道理。

他知道自己愚笨,若没有丑丫,这一路上的追捕就够他喝一壶了,说不定早就入了大狱,如今还不知道是什么光景。

只要能活下去,他去哪里都成,但总不能眼看着她明知山有虎还偏向虎山行。

屋里的气氛一时有些滞凝。

“你的活路不在这里,”丑丫想了一想,说道,“往西南去,那里自有你的前程富贵。”

他不是总想着赚大钱娶媳妇儿过安生日子么?

傅言依旧使劲摇头,这时候半句也听不进。

死丫头,说什么也别想骗他走,她一双手能敌得过人家几百双?小命不要了?

丑丫睁着乌黑的眼睛看了他一会儿,极认真:“傅言,你信我吗?”

傅言有一瞬间的呆愣,原本急躁的神色突然局促起来。

这是她头一次正经喊他的名字。

搓着手指,半晌后还是小声喏喏道:“信!”

“那便听我的话,走吧,”丑丫劝道,“你活了,往后也许会是我的活路。”

再跟着她只有死路一条。

这话傅言听懂了,自己往后是有用处的。

“可我要是走了,你呢?”他不放心道。

“自然会有人来接应我,不用担心。”丑丫宽慰他。

“当真?”

莫不是哄他?

丑丫笑了笑:“我从不骗人。”

“你为什么非要留在这里?跟我一起走不成吗?”

傅言伸手挠了挠后脑勺,还是觉得有些不妥。

明知前头是等着她的天罗地网,还要不管不顾的扑进去,就不能去别的地方?邾州城究竟有什么吸引她?

丑丫的眼神一黯,嘶哑的嗓音像浸透了凉水:“只要还活着,天命之下无处可藏。”

她与他不同,她来找巫族,搏的便是一线生机。

傅言似懂非懂:“那你在这里安全吗?”

“会有人护着我的,”丑丫微微敛了眉眼,“放心,我是个惜命的人。”

傅言踟蹰了一会儿才抱紧了包袱,他不想成为累赘,丫头是个有本事的人,让他走定是有她的道理。

包袱里面是丑丫备的一些干粮。

他把藏在身上的碎银和小半贯铜钱拿出来:“这些钱你带着,你一个姑娘家在外头不方便。”

丑丫没动。

“我用不着,你还有很远的路,带着吧。”她说道。

“那可不行,”傅言梗着脖子瞪她,“你不拿我就不走了。”

这原本就是她挣的银钱。

丑丫皱起眉:“那你把铜钱留着。”

傅言闻言便不扭捏了,麻利的把铜钱塞进包袱里,碎银放在了桌子上。

“你以后会来寻我的吧?”他期盼道。

他知道,凭自己这点本事,是寻不着她的。

这天下太大,一别多是永诀。

“会的。”丑丫弯起唇角,露在面纱外的眼睛显得有些柔和。

得到她应的这两个字,傅言也不拖泥带水,把装了衣服的包袱系到背上,便干脆的走了。

半点不曾回头。

丑丫站在窗边,看他出了客栈的大门,慢慢消失在远处,才折身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将傅言带到这里,即便避过生死大劫,但前路依然未明,也不知是对是错。

师父说他不信命,可又不得不信。

她无声的叹了口气,接下来就看谁先找来了。

乐韵是赵初年亲自送走的,丑丫同赵初年的人知会了一声,她与傅言今日也会离开,让他们不必挂心,可以自行做自己的事情去了。

时间在等待中似乎过得极为缓慢,斜阳从半开的窗户照进来,一点一点偏西。

丑丫一枚一枚收起桌上的铜钱,昏黄的光影落在她身上,半明半暗。

两个月以来的第十卦。

这唯一的生门之地,依然是——十死无生。

窗外起了风,吹乱了桌上的纸砚。

丑丫默然静坐了片刻,把手里的半杯冷茶饮尽,慢吞吞的起身去关窗。

未走出两步,熟悉的刺痛突然袭来,她按住头,禁不住弯下腰去。

在她看不见的脸上,那些扭曲的黑色纹路像是活物一般扭动起来,渐渐往下蔓延到了脖颈上。

喉咙里涌上血腥味,意识突然一沉,消散在黑暗里。

窗外的最后一缕光线也慢慢消失了。

......

傅言并没有走出多远,等到看不见客栈后,在原地转悠了片刻就悄悄的折身返回了。

顾不上路人怪异的目光,愣是手脚并用的爬上了一棵大树,从树叶的缝隙里能看见客栈的大门。

他屈膝盘坐在枝桠上,眼睛丝毫不错的盯着木漆大门。

直到夜色尽黑,客栈里亮起了灯火也没看到丑丫说的来接应她的人。

难道走的后门?总不能还是爬窗吧?

傅言压下心里的不安,从包袱里摸出一个冷馒头叼进嘴里。

系上包袱时,手上的动作突然一顿,又急忙把包袱扒拉开。

裹在干粮里面,他方才不经意间碰到的,赫然是他先前拿出来的碎银。

傅言低咒了一声,系好包袱从树上下来,怒气冲冲的往客栈去了。

然而等他找到丑丫的房间时,只余落了满地的纸。

空荡荡的无一人。

《似卿归》 免费阅读章节

《似卿归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