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九封龙帝》九封信 年上攻 九封龙帝直人

九封龙帝

玄幻连载中

封九命新书《九封龙帝》由封九命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,主角张义忠,金晶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十灵不是什么滥好人,当然也不是什么白眼狼,什么是知恩图报他还是懂,他还比较算是一个有原则的人。至少这货是这样认为的。 生在乱世,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08-04 04:40:4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封九命新书《九封龙帝》由封九命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,主角张义忠,金晶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十灵不是什么滥好人,当然也不是什么白眼狼,什么是知恩图报他还是懂,他还比较算是一个有原则的人。至少这货是这样认为的。 生在乱世,

《九封龙帝》免费试读

十灵不是什么滥好人,当然也不是什么白眼狼,什么是知恩图报他还是懂,他还比较算是一个有原则的人。至少这货是这样认为的。

生在乱世,躲了动荡的地方,过了安谧的生活,十灵自然不会是滥好人,相比于同年人,十灵的思想还是比较正确完整的。

不急不躁,一般不能冷眼旁观,热血未消……咳咳……

“走咯。”十灵一下子蹲下将赵灵灵抱了起来,既然赵启龙知道这事,那他也没有什么顾虑了,什么麻烦事有赵启龙顶着,嘿嘿。

既然赵启龙给他安排了事,那他也不能让赵启龙失望不是,自己也得给赵启龙找点事做不是?来而不往非礼也。

十灵不是瑕疵必报的人,至少他觉得不是。

“放我下来,我自己走。”赵灵灵脸一横,表示不乐意。

“你自己走?”十灵问道。不过他还没说完赵灵灵就又道,“这样也挺好。”

十灵:……

“你自己走还不知道走到什么时候。还有就是我可不识得你家的路,你可得给我指路。”

赵灵灵:“这才是我没有走路的原因,你不懂劳心者的苦恼。”赵灵灵指了指自己,十灵都懒得看她一眼。

……

“吃饭没?”看着被抱在怀着的赵灵灵,十灵问道。

“当然吃了,爹爹非要人家吃的,不过现在都有些饿了,一会儿我要吃街上的牛肉丸子,你可得给我买。”

得,十灵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,早知道不问了。十灵腹诽。

十灵望向天空,再看了看院子中央的日晷道。“看这样子再有三四个小时辰就要到隅中了吧,也没多久就要吃饭了,我可不能给你买,不然影响你吃主食你爹怪罪下来我可担待不起。”

十灵打着哈哈,不过怀中的赵灵灵可没打算接话茬,在那里自己扳着自己的手指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看着这丫头不理自己十灵就知道看来这次破费少不了,天知道着小丫头在想什么坏点子。

不过让十灵比较欣慰的是用的也不是自己的钱,自己来时身上可是没有半毛钱,还是赵启龙给自己的储物袋中有点钱。

太古星上流通的货币就是铜币,银币,金币。兑换率是一百比一和十比一。不过贵重得金钱都无法衡量的东西一般都是用以物易物的方式交换。

十灵抱着赵灵灵向外走去,赵灵灵小手指到处指,十灵跟着走,行动还是很快,赵灵灵还不是那么重。

刚拐过几个墙角,十灵就感觉到青阳城东方那边传来雄浑的符力波动,这强度的符力比赵启龙的也不知强上了几何。

若不是在星祭中灵魂强度提升了许多,估计十灵也感受不到那点儿波动。

……

十灵放下赵灵灵,眼睛微眯,看着那滚滚符力的方向陷入了沉思。

与此同时,风国的邻国冠沙帝国的都城金沙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。

金沙地处巴干达大漠边缘,空气中都弥漫着浓郁的火元素,此时的金沙神殿里空气呈现出比平常更加恐怖的灼热,气氛诡秘至极。

雪暗云头戴冕冠,冕上有一副似长方形的延,广五寸,长一尺半玄表朱里,前圆后方,玉珩。延的前后各有黄、赤、青、白、黑、红、绿七彩玉珠十二旒,玉簪上导下朱缨,有青纩充耳,缀二玉珠。身着玄衣黄裳,素纱中单,黄罗蔽膝,素表大带,玄玉革带……现在就那样坐在龙椅之上,面色阴沉得可怕。

“暗云国主,不知道贵国是否愿意与我金晶帝国结盟,共同掌控魔陆?”安静的气氛被殿下一个金袍儒生给打破。

“与其说是同掌,还不如说是附庸,对吧!”

雪暗云冷笑道。金晶帝国坐拥金晶大陆,一家独大已久,不是他这个魔陆三大话事国之一的冠沙帝国能够比拟的,跟何况金晶大陆本就比魔陆大上一圈……

本来晶铭古地才是金晶大陆与魔陆的唯一接壤处,他冠沙帝国与金晶帝国隔着茫茫大海,而现在眼前的人告诉他他们国都内的数十名意散境强者已经出手,动用庞大的土属性符力,正在人力构建一个可以通行军队的跨海道路,直通冠沙帝国!

意散是所有大陆修行境界统一的最后一个境界,在这之后的其他修行境界几乎都不相同。

魔陆与金晶大陆意散之后为碎虚,神圣大陆意散之后为洞虚,灵陆意散之后为不虚,灵木大陆与极南兽域为练虚,金佛域为通虚,冥地为归虚,还有就是不属于九大陆的光暗界的两个大族,意散之后为散仙。

除了光暗界和灵陆不虚外,其他的都虚……

这个消息让雪暗云眉头紧皱,可不是因为意散境的实力,而是因为金晶帝国的铁骑威名太盛。

到了意散境界的修者一般都作为将军去指挥战斗,或是在朝廷担任参将,上都护等等。

意散境及其之上的修者金沙帝国内自然也有,所以雪暗云不害怕那些个意散,害怕的只是金晶帝国的铁骑。

战争毕竟只是低级修者之间的战斗,金沙的人可不多……

犹豫之间,已经有人开始当上了说客。

一个头戴梁冠,身着朝服,补子上绣着孔雀的老者持笏而出,看向雪暗云道。

“陛下,依愚臣之间,眼下归附金晶帝国是唯一一个办法了,以魔陆的实力迟早会成为金晶大陆的附庸,早做抉择早得好处啊。”中书侍郎赢荡说道,眼下不乏讨好金袍使者的意思,眼看帝国局势将要动荡,他也要为自己谋得更好的去处。

珂二看了一眼嬴荡,暗中点头。

这一举动落在了嬴荡眼中,让得嬴荡眼神更加火热,劝谏更加卖力。“陛下……”

“对……”

有一个人带头,自然有人附和,都是些贪生怕死之徒。

“你们……”“呼……呼……”雪暗云重重一拍龙椅,头上旒珠乱晃。他肺都给气炸了,这种时候才看清自己平日里养的都是怎样的一群人。

不过他比较欣慰的是武将这边,无一人出言,全部冷眼看着旁边的一群文臣和前面的珂二。

武将最前端有两人并肩而立,不过两人气质大不相同。

张义忠拿着大枪站得笔直,表情没有因为这些人的言论而有丝毫的变化,好似万古不化的玄冰,冷得出奇。

埙权腰间插着一把折扇,手持象笏似笑非笑的看着群臣,虽为武将,却似文臣。

张义忠是唯一一个特批带武器上朝的将军,也是冠沙帝国权利与实力最强的武将之一,是雪暗云的左臂右膀,也是雪暗云最大的依仗,有他在,雪暗云最多有点慌,但不至于乱了阵脚。

“陛下,佞臣妖语扰我军心,臣愿请命就地处斩佞臣!!”久久没有说话的张义忠突然对着雪暗云躬身道。

勇者无言,言出必惊人。

一言出尽,而文臣一边则陷入了诡异的安静,所有刚才起哄的人都像被提住脖子的鸭子,这才猛然记起冠沙帝国还未亡国呢,人国主还坐在龙椅上呢。

嬴荡表情变幻不定,额头布满冷汗,暗叫了声糊涂。他知道张义忠在冠沙帝国的地位,也多少知道点他的脾气秉性,这人不是自己如簧巧舌能够左右的,如今就只有看着雪暗云,等着他的答复。

雪暗云眼神微眯,看了眼珂二,最后眼神一厉:“如太保所言!!”

“不!”嬴荡目眦欲裂,大声咆哮道。“我是忠心的!”然而缓缓靠近的张义忠他吓得魂飞魄散。

“不!张子敬你不得好死!不得好死!!”

他的咆哮声回荡在大殿之内,让所有文臣都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,冷汗不由自主的顺着脸颊滴落在大殿的红砖之上。

“等等。”雪暗云突然叫住了向嬴荡靠近的张义忠。

“陛下!”张义忠几乎与嬴荡一同出声,不过各自的意思截然相反。嬴荡当然是认为自己赌对了,赶紧想抓住救命稻草……

雪暗云递给张义忠一个安心的眼神,然后看像嬴荡道:“中书侍郎,朕向你要一物,如果你能给朕,朕不仅不要你命,还会重赏于你,你待如何?”

嬴荡如同抓住救命稻草的溺水者,赶紧匍匐在地,顺势接过话头,“罪臣不敢言赏。不知陛下所要何物,如果臣有,臣愿意交予陛下。”

“自然是安定军心之物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火红色的枪尖如同一头狂暴的火龙,切豆腐一般划过嬴荡的身体,他不敢抵挡这来势汹汹的横扫,也抵挡不了。

“有时候聪明一世的人倒容易糊涂一时,我就算不得好死也终会在你之后。”张义忠喃喃道,然后收回滴答着鲜血的大枪。

“拖下去。”张义忠听不出喜怒的声音在大殿中想起。马上便有人给清理现场。

殷红的鲜血拉了一地,在群臣眼中格外刺眼。

对于这样的结果,文臣里边除了一位之外其他人眼神躲闪,而武将这边眼中充斥着火光,雪暗云面容相对平静了一些,珂二眼神阴冷……

赢谐都快吓尿了,嬴荡是他哥哥,他们兄弟俩都是中书侍郎,平日里没少干些偷鸡摸狗的事,刚才他是第一个跟着附和,现在哥哥没了,他可不敢有半句怨言,相反,他现在是恨不得减少存在感,可怕什么就来什么。

张义忠看着赢谐,缓缓道:“赢谐附和嬴荡,乱我朝堂军心,本该斩立决,念于国家或多或少有过贡献,今从轻发落。”

“褫职为民,永不录用,打落大牢等候发落。”张义忠话音刚落,便有黑色甲士上来将赢谐给带走。

赢谐脚像是软了一般,坐在地上,任由甲士给拖走,嘴中还念叨着饶命饶命之类的胡话。估计着这货命应该保住了,但这货以后想必会很向往他哥在那个地方的日子。

文臣大都是一些通过文学院考核

《九封龙帝》 免费阅读章节

《九封龙帝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