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谁与画眉》谁与争锋英雄联盟 虐文 谁与画眉Basher

谁与画眉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完结小说《谁与画眉》是荆钗布裙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冯思齐,柳承贵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柳承贵本来见今儿的戏目唱得差不多了,便带了个徒弟去街拐角上的文宝斋买些纸笔,意欲教锦红识字。置办完东西刚刚回转,远远就望见那台下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07-15 00:21:44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完结小说《谁与画眉》是荆钗布裙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冯思齐,柳承贵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柳承贵本来见今儿的戏目唱得差不多了,便带了个徒弟去街拐角上的文宝斋买些纸笔,意欲教锦红识字。置办完东西刚刚回转,远远就望见那台下

《谁与画眉》免费试读

柳承贵本来见今儿的戏目唱得差不多了,便带了个徒弟去街拐角上的文宝斋买些纸笔,意欲教锦红识字。置办完东西刚刚回转,远远就望见那台下尘土飞扬,已打成一片,行人看客皆四下里逃窜。

柳承贵暗叫一声“不好”,三步并作两步地奔到近前,却见福生几个手中或刀枪或长凳,已打得红了眼;而黑衫人显然人多势众,已占上风,两三个人正将来贵儿按在地上乱踹。锦红披头散发地也在里面揪着黑衫人乱踢乱咬,柳絮却不知去向。

柳承贵大喝几声“住手!”却没人听他的。正急得浑身冒汗,忽听一阵尖锐的哨声,五六个巡警手持警棍向这边跑了过来,跑在最前面的,正是气喘吁吁的柳絮。

巡警一边挥着警棍将两边人打散,一边吼着:“都他妈吃饱了撑着了?没事儿打架玩儿?该干嘛干嘛去!”

为首的小头目猛可里瞧见王四儿,“呦”了一声,当胸擂了他一拳,嘿嘿笑道:“这不是王四哥?你又在这儿给兄弟们找事儿,你说一帮不懂事儿的屁孩子们,你答理他们干嘛?”

王四儿脸上被挠的指甲痕清晰可见,满嘴里仍旧骂骂咧咧的,也不答言,只微微冲他拱了拱手,便回头用手指定了柳承贵,狠狠地骂道:

“老柳头,赶紧收拾你们的东西给我滚蛋!明儿别让我在这天桥上再看见你!”

柳承贵听了,慌忙趋身上前,从怀里摸出纸烟,往王四手里递过去,陪着笑求道:“王四哥,孩子们不懂事儿,您大人不计小人过,就饶了俺们这一遭吧。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他们几个。。。您现在让我们挪地方,我们可到哪儿去呢?这大年下的。。。”

王四儿一把将那纸烟打飞,两眼一瞪:“你们***爱去哪儿去哪儿,反正天桥这个地界儿你们是甭想混了!”

边说,边冲其他几个黑衫大汉一努嘴儿,便要扬长而去。整个柳家班的人都呆在了那里。

“王四哥是吧?既然这班主都服了软了,您就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算了”,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
近在咫尺。

柳絮的心扑通一跳,是他,冯思齐!他不是走了吗?怎么又会在这儿冒出来?她有些心慌地回过头去,果见冯思齐从容镇定地站在身后,目光掠过自己,直视着王四儿。

王四儿白眼一翻,正要发作,再一打量说话的这人,衣着考究,气度不凡,一时倒没太敢放肆,只将双臂当胸抱着,冷哼了一声:“你又是谁?也敢管你爷爷的闲事儿?”

冯思齐并不在意,脸上仍是浅淡的微笑:“我不是谁,不过打这儿经过。他们在这儿挣点辛苦钱也不容易,与人方便,自己方便嘛,王四哥你说是不是?”说着,手便从裤袋里一掏,笑道:“这儿还有几块钱,你拿去打点酒喝,就这么算了吧,成吗?”

王四儿低头一瞥,见冯思齐手里托着几块大洋,绝不会少于五块,倒是个意外之喜,心说“哪儿跑出来这么个冤大头”,当下便毫不客气地接了过来,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,瞪着柳承贵,道:“得,今儿四哥我心情好,就饶你们这一遭。明儿再瞅见你们跟我炸毛,哼哼!”

他从鼻孔里冷笑了一声,斜睨了冯思齐一眼,便两手背后,大刺刺地扬长成去。

柳家班一众男女一时间都有些茫然不知所措。还是锦红最先欢呼一声,跑了过来,情不自禁地拉住了冯思齐的胳膊,一迭声地欢笑道:“冯先生你怎么又回来了?冯先生你真是太好了!”

冯思齐瞅着她微笑道:“我去那边一个店里随便逛了逛,一出来就看见这儿打起来了。”边说,边不着痕迹地将胳膊轻轻抽了出来

柳承贵走了过来,冲冯思齐抱拳拱手,感激地笑道:“这位先生,姓冯是么?冯先生您这样仗义,实在是让柳某又感激又敬佩。要是不嫌弃,柳某请冯先生到前面小酒馆儿喝杯水酒。”

冯思齐也忙冲他微微躬了躬身子,笑道:“您不必客气,这有个什么?只是,我看这几位小兄弟都挂了彩,恐怕还得几天才能再登场吧?”他说着,便迟疑地从怀里掏出钱夹子,仿佛又觉得有些不妥似的,笑道:“你们的钱都让那人抢去了,再要歇几天的话,恐怕过日子就有些艰难了”。

他打开钱夹,抽出两张钞票,“这里有二十元,几位去买些跌打损伤的药来,剩下的应该可以支持些日子。只是,班主不要嫌我唐突就好,绝对没有不敬的意思。”他边说,边微微笑着,将钱往福生手里递去。

福生却不知为何突然犯了牛脖子,抬起袖子随便擦了擦鼻血,狠狠朝地上啐了口唾沫,瓮声瓮气道:“这点小伤还用买个什么药啊!我们不用你的钱,你还是收起来吧。”

任是冯思齐好脾气有涵养,此时也不免有几分尴尬,脸上虽仍维持着笑意,手里拿着那两张钞票却有些僵,一时倒有些不知如何是好。

锦红在背后下死劲儿狠狠在福生后腰上拧了一把,咬着牙低声骂道:“你这忘恩负义的王八蛋,有你这么说话的么?”

冯思齐便顺势将钱递到了她的手里,冲柳承贵点了下头,微笑道:“我还有事,要先走一步了。”

柳承贵忙不迭地拱手还礼,“这怎么好意思。。。那谢谢冯先生了,冯先生请便。”

冯思齐往前走了两步,忽然象想起了什么,又折转了回来,口内笑道:“老前辈,可愿意带着班子去戏园子里唱去么?说实话,我觉得天桥这地方鱼龙混杂,实在是不安全得很。”

异口同声地惊叫声:“戏园子?!”

柳承贵喃喃道:“谁不愿意进戏园子里唱去呢?可是我们这样的人,又没有关系,又穷,连身象样的行头都没有,怎么进得去呢?”

冯思齐沉吟了片刻,微笑道:“Chun明大舞台,老前辈听说过吗?我家里一位亲戚倒是有它的一些股份。这样,过两天我带她来瞧你们的戏,如果她说可以,你们应该就可以进得去了。”

“Chun明……”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那可是京城里响当当的大戏园子,进那里听戏的人非富即贵,他们平时提起来只有艳羡的份儿,哪里敢奢望能进到那里去?

《谁与画眉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