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星月皇妃·靓儿》倾世皇妃 立场倒换 星月皇妃·靓儿玻璃

星月皇妃·靓儿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新书《星月皇妃·靓儿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然然,主角星月,那侍卫,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“喂……”靓儿双手晃晃。 “回神啦,你怎么了,阎,今天怎么好像怪怪的。” “咳。没事,你不是说比划吗,来吧。”甩甩有点乱的头绪,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11-07 20:06:46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新书《星月皇妃·靓儿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然然,主角星月,那侍卫,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“喂……”靓儿双手晃晃。 “回神啦,你怎么了,阎,今天怎么好像怪怪的。” “咳。没事,你不是说比划吗,来吧。”甩甩有点乱的头绪,

《星月皇妃·靓儿》免费试读

“喂……”靓儿双手晃晃。

“回神啦,你怎么了,阎,今天怎么好像怪怪的。”

“咳。没事,你不是说比划吗,来吧。”甩甩有点乱的头绪,阎又露出他那杀死人不偿命的笑容。

“看招。”靓儿握着剑就直直冲了上去,那动作像是古装女侠般。

而阎只是用扇子随意地挡挡,连百灵递上的剑都不用。只是一会,靓儿便累得直喘气,最气人的是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到。

“呵呵,累了吧。”阎打开扇子帮靓儿扇了扇风。

“你怎么这么厉害。我连你衣角都没碰到,你看,我累得连气都不顺了,你却一点事也没有。”靓儿抬起头,收好剑把。

“呵呵,要是你这点功夫就能碰到我,那我学的这二十几年的功夫岂不是白练了。”

“那你让让人家啊,我还以为我学得很好呢。”想开始学蹲马步怨气罄矗窨冀探U惺保巳ひ幌伦泳屠戳恕1鞠胄阈阕约旱墓Ψ颍0Γ惶嵋舶铡?br“好,下次我一定让你。”阎笑着道。她怎么会这么可爱。

“算了,不要你让了,反正我也只不过学了几天,跟你这学了二十几年的人比,是不能比的啦。”

两人又回到大厅。靓儿喝着百灵早已备好的茶水。

“这功夫是锐教你的吗?”

“是啊。锐殿下说我没什么根基,从最基本的学起,头两天还要我蹲马步,累死人了。不过好在这两天,他开始教我些剑招,他还说我有天赋,一点就通。”

靓儿把几日的事都跟阎说了,除了那句。

“呵呵,靓儿你很喜欢武功吗?”

“嗯,我喜欢那种会飞的轻功。”靓儿想象着电视上的那些大侠。

“会飞的轻功,这我也不会。呵呵,不过你有兴趣的话,我可以教教你其它的剑招。”

靓儿想着跟阎学比跟锐学好多了,起码阎他整天笑着,不像某人就会绷着脸,不过是锐先说的,现在换师好像不太好。

“好是好啦,可是锐殿下……”他肯定会冷冷地说,你没资格谈条件。

“这好办,我跟锐说声。平时呢,还是他教你,我只是偶尔指点你些许。”

“那你跟锐殿下,谁厉害些?”真的好想知道。

“这……不分秋色吧。”阎顿了顿。

“哦。”

“好了,我还有些公务要处理,就不陪你了。”阎站起身。

“这么快就走了。真无聊啊。”在阎走后,靓儿又抱怨道。

这星月的人是怎么活的啊。

实在是无聊得受不了。靓儿决定去走了不下十遍的翩然湖走走。

“小姐,皇上对你很好呢。”

百灵说道。

“怎么说?”虽然自己觉得阎对自己确实挺好的,但也以为他是对任何也这样的。

“比如说牙刷啊,在我们星月,牙刷不是普通人可以用的,现今也只有皇上,锐殿下,还有小姐你三人有。”

“啊?这么少?”不会吧,这也太珍贵了吧。

“是啊,皇上很疼锐殿下的,虽然不是同母生,可皇上一直当锐殿下是亲生的,在星月可以用牙刷的女子,也只有皇后与得宠的妃子了。”

靓儿顿下脚步。妃子,皇后?

“小姐,怎么了。”见靓儿忽然的停下,百灵不解的问。

靓儿脑海划过那幕,怪不得白虎不可置信,怪不得凤凰欲言又止。原来是这原因。

“百灵,你说皇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?”

“我看八成是喜欢上小姐你了。”百灵取笑道。

“可我满脸麻子。”

“皇上不也说了嘛,隔五天便可消失一天的麻子,再说,小姐这麻子又不是天生的,总有一天会不见的啊。”

不知该说百灵的单纯,还是说自己的杞人忧天。

“皇上可是有未婚妻的人。”

“皇上可以纳很多妃子的。”靓儿说一句百灵就回一句,就好像认定阎喜欢靓儿似的。

“停,百灵,你别再说了。”靓儿这一恍间觉得难以接受。眼前的翩然湖是阎为翩翩所见,这可以想象阎是爱着翩翩的。

忽然一对身影吸住了靓儿的眼球。

翩翩与阎。在湖的对岸。像是怕他们看见自己,靓儿赶紧躲到树后。

对岸两人情意浓浓,翩翩靠在阎的肩膀上,阎轻轻地搂着翩翩,这一幅幸福的景象就这样纳入靓儿的眼中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锐冷冷地声音在背后忽的响起。

靓儿回头。

“看风景。”

锐随眼望望对岸。又望望靓儿,瞬间明白了什么。

“皇上与翩翩很早便相识了,可说是青梅竹马。翩翩为了他进化为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女子。皇上对她也是情深意重,建了这翩然湖。”像是在诉说什么。

“我知道,阎与翩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转身离开。只是不小被一石头绊了一下,锐顺势揽住她的腰。

这在对岸看来却像是情侣间的拥抱。阎眼睛眯了眯,翩翩望向对岸,心叹息了声。

“阎,你不是说还有公务要处理吗?”翩翩体贴到。

“嗯。那我先派人送你回去?”将眼光拉回到自己身边的未婚妻。

“不用了,我还想再呆一会。”

“那好。”就这样阎走了。翩翩望望仍在对岸的靓儿与锐。一会,锐也离去。见状,翩翩绕去对岸。

“靓儿。这么巧?”翩翩唤住沉思的靓儿。

“翩翩,是你啊,今天怎么有空进宫来。”靓儿回头惊讶地问,呵呵,自己好像有点虚伪。她刚才在对岸不是瞧见她了么。

“是啊,无聊,就进宫来找你聊聊天,怎么,不喜欢啊?”仍旧带着笑容的翩翩故作调皮道。

“呵呵,怎么会呢。我一个人在这里也很闷呢。巴不得你天天进宫来。”

“真的么?”

“真的啦。”

“不如,我们去帝都城玩好不好?”翩翩纵容道。

“可以吗?可是侍卫说没皇上的旨意我不能随意出宫的。”靓儿心动之余又打退堂鼓。

“放心啦,有我在呢。”翩翩拍拍靓儿的肩,一幅全包在她身上的模样。

“OK。”

“OK?”

“就是可以的意思啦。”就这样,两人开心地牵着小手往宫门走去。

“相小姐。”侍卫恭敬地唤道。先不说翩翩地地位尊贵,就凭她那美丽的娇颜,侍卫还是很有绅士风度滴。

“你辛苦了。”翩翩一幅母仪天下的华贵样。

“不辛苦,不辛苦。”侍卫笑着哈腰道。

“我要带靓儿小姐出去逛逛。皇上那边若怪罪下来,你就说是我带她出去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可是什么,难不成我带个人出去的权利都没有吗?”翩翩装作微怒训道。

“属下不敢。”

“谅你也不敢。”不再多说,翩翩就带着靓儿走至门外。

唤来白虎。靓儿坐了上去。翩遍乘坐着她的专属座骑,一匹非常美丽的白马。

只是靓儿觉得好像在哪见过它。

“小白,你主人脸上的麻子怎么不见了。”原来它正是靓儿穿越那天有份的白马。

“白马,你再这样胡闹,我就帮你改个更难听的名字。”翩翩威胁到,从白雪,到白球,到白马,就是因为它调皮才被翩翩改名以示惩罚。

“是。”展翅飞翔。转眼间,便与风为伴,以云为友。

“翩翩,你刚才的模样好威严哦,看那侍卫声都不敢吭呢。”

想起刚才的那一幕,靓儿调笑道。

“呵呵。这个,还好啦。”翩翩一点也不谦虚地回。

“不过呆会阎要是怪罪下来可怎么办。”靓儿想想还是有点担心。

阎?翩翩心蹬了一下,靓儿唤他阎。

挥去凌乱的心思,笑答:

“到时再说吧。”

“什么?”靓儿狂晕,原来她没有对策的啊。唉,不过算了,反正都出来了。

不久,便在城外落骑。但没有像上次那样在树林中。这次就光明正大在大道中落下。

没有上次那般热闹,但人也蛮多的。两人逛的都是些卖女子玩意的摊档。时而胭脂,时而花束。

但是一会,两人便被人群冲散。待靓儿察觉时,小白,翩翩都不知去向。

无奈只好不断地在人群中寻找。

“这位小姐长得好俊啊,一个人啊?”靓儿晕,这典型的古代调戏良家妇女戏就上演在自己身上了。

戒备地眼神望着他,自己不堪入眼的功夫可没什么用处的。

试着慢慢退走。

“小姐,往哪走呢,路在那边呢。”几个像是手下的半兽人围着靓儿。

“呕。”就这样,毫不给面子,靓儿吐了一地。这上半身人,下半身兽的动物在调戏自己,能不恶心吗?

吐完,便大叫:

“非礼啊,救命,有人调戏良家妇女啊。”

“哟,这小姐的声音很好听呢,叫啊,叫得再大声一点,我倒要看看谁敢管我大将军府二公子的事。”

真的好想再次晕倒,这词就不能新鲜点?但一会,靓儿才有点点的害怕,这大街上路人如此之多,却没人有正义感。

个个站在那指数划脚,却都没敢站出来,还很自然的围成一个大圈,将靓儿他们围了起来。

“怎么不叫了。我还想多听几声呢。”被称为二公子的半兽人,器张地调戏。

“救命啊,非礼啊,有人调戏良家妇女啊。”靓儿当真又大喊道。

“哈哈……”半兽二公子大笑。

好不容易止住笑,上前拉扯。

“住手。”一声轻喝出现了。声音不大,但却足够让人听见。

“谁这么大胆,敢管……”半兽二公子回头一望,将未说完的话硬吞了下去。

“呵,子越啊,这么巧,逛街呢。”表情动作与刚才的模样判若两人。

出声是一位身材伟岸的男子,应该有一米八左右,轮廓分明,头发用一黑带束好,该怎么形容他呢,就像漫画中的男主角,帅气,英气逼人,却又有着浓厚的书卷味。茅盾的组合。

“这位小姐是我的朋友。”有架势的人就是说得再怎么小声,别人

《星月皇妃·靓儿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