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权臣凰后》权臣闲妻全文免费阅读 傲娇受 权臣凰后同人女

权臣凰后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《权臣凰后》作者:不吃兔的鹿,古代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夏思瑾,夏雨颜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第二次回来,是老皇帝驾崩,新皇帝景洛泽继位的时候。 她作为救世主,不得不回来对对皇帝登基进行祝福和洗礼。 但景洛泽的登基大典过后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11-05 04:23:30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权臣凰后》作者:不吃兔的鹿,古代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夏思瑾,夏雨颜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第二次回来,是老皇帝驾崩,新皇帝景洛泽继位的时候。 她作为救世主,不得不回来对对皇帝登基进行祝福和洗礼。 但景洛泽的登基大典过后

《权臣凰后》免费试读

第二次回来,是老皇帝驾崩,新皇帝景洛泽继位的时候。

她作为救世主,不得不回来对对皇帝登基进行祝福和洗礼。

但景洛泽的登基大典过后第二天,夏思瑾又匆忙地离开了。

十年之间她只回来过两次,就连当初她的妹妹夏雨颜出生,夏思瑾也只是寄来一封信慰问,并没有回来见见自己的父母。

但她还是在暗中通知了景洛轩,叫他多加照顾,随时告诉她家中近况。

“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”,虽说轩王一家地位崇高,拥有莫大的权利,但位高权重,不得不让当初的老皇帝处处提防。

为了巩固皇位,老皇帝才会定下夏思瑾和景洛晨的婚事,以此来牵制夏思瑾和轩王府。

当初老皇帝还在世的时候就在处处打压轩王,就是为了避免他们的权利过大而起了谋反之心,免得这江山以后不再姓景。

夏雨颜和景洛轩的婚事也只是一种牵制轩王府的方式,毕竟如果不是别有用心,皇族又怎么会给异姓王的娃娃定亲。

而且那娃娃,还尚在襁褓之中。

“思瑾,你快坐,快坐。来人,把去年皇上赏赐的那罐西湖龙井拿出来。”

老轩王被夏思瑾扶着在王府正厅主位的藤椅上坐下,眯着眼睛笑嘻嘻地看着她。

夏思瑾在老轩王的对面坐下。

夏雨颜和夏雨岑,则分别坐在夏思瑾和老轩王的两侧。

侍女将沏好的龙井茶端上来,低头恭敬地给四个人奉上茶。

夏思瑾伸出拇指和食指捻起杯盖在杯沿上刮了刮,看着那冒起的腾腾热气微微拧眉。

她顺着白烟,轻轻地吸了吸鼻子,茶水的气味顺着进入鼻腔。

闻着味道,夏思瑾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惋惜。

端起茶杯轻轻地吹,小小地抿了一口后,夏思瑾便放下茶杯,用手帕轻试嘴角,不再去碰那杯茶。

箐藤上前一步俯身凑在夏思瑾的耳旁轻声言到。

“主人,需要重新泡一壶吗?”

夏思瑾轻轻摇摇头,抬眼看了看那个泡茶的侍女,细长的眉轻轻挑了挑。

她一脸玩味地看着站在那里低垂着头的侍女,心中快速闪过一阵思量。

这侍女脚步沉稳,脸上的表情也谦恭得恰到好处,看样子至少也是在王府待了几年的人了。

既然呆了这么久,再怎么,也应该是知道一些分辨茶的优劣的常识。

更何况父亲本就是一个讲究的人,纵使真的没见过世面,但也不至于蠢到用比御赐龙井低了几个档次的普通龙井来冒充。

其中优劣,只要是稍微会品茶的人都能品得出来。

若是被有心人听了去,还不知道是说景洛泽这皇帝苛待朝中老臣,还是说父亲苛待子女,这个侍女究竟是何居心。

“箐藤,待会儿去查查那侍女。”

夏思瑾勾着唇角嘱咐,箐藤点头应下,退在了一旁。

正思考着,夏思瑾抬眸吐了口气,恰好看见那个侍女的眼神移过来,偷偷看向了自己。

见夏思瑾正盯着她,侍女慌忙垂下眼睑,紧张地移开了目光。

夏思瑾见她这副模样,笑得更盛,心里头更是坚定了要彻查这个侍女的想法。

回来的第一天就给自己找事,都还没歇多久,就开始有人朝她的枪口上撞了。

既然这么想在她手上走一遭,那可就真的不能放过了。

她倒是想知道,谁敢在她回来第一天就找她的麻烦。

坐在对面的老轩王喝了一口茶后,不满意的皱着眉头,抬头看向嘴角挂笑的夏思瑾,继而顺着目光看去。

目光所到处,正是那个依旧谦卑的站在那里的奉茶侍女。

“月灵,你怎么搞的,在王府待了四年,难道现在连茶叶都不会认了吗!”

“父亲,别生气,不过是一个侍女做事不小心,将那御赐的龙井和普通的龙井混淆了,何必如此大动肝火,今天女儿回来理应高兴才是。

“待会儿让女儿来处理这个粗心的侍女,既然茶水不好喝重新泡就好,何必扫了兴致。箐藤,去泡茶。”

夏思瑾对着那侍女挥挥手,示意她下去。

侍女退下之前,戒备地盯了一眼夏思瑾。

老轩王听了夏思瑾的话,那股火气也消了下去,赞同的点点头,伸出手将那茶水向边上挪了挪,不再去碰。

箐藤收拾了桌上的茶水,俯着身子退了下去。

“唉,简若那么希望有一天可以等到你回来,想要再见见你,一家人能坐在一起吃个饭。

“但现在你回来了,她却已经看不到了,若是她能再多活个两三年的,这时看到你回来指不定得有多高兴呢。”

夏思瑾听到这里有一瞬间的怔愣,眼中浮起一缕愧疚,她一直都是知道自己对不起自己的母亲。

三年前

轩王妃病入膏肓,因为夏思瑾的缘故,老皇帝为轩王妃寻来了全大陆最好的医师,却也是无力回天。

没过多久轩王妃便撒手人寰,留下老轩王和四个孩子,同时因为轩王妃的去世,夏思瑾也才得到机会回来看望。

“思瑾,你还好吧,如果实在坚持不住了告诉我一声,我帮你守着就成,你回房去睡会儿吧。”

景洛轩一身素色的长袍,笔直的跪在夏思瑾身边,偏过头担忧的看着她白得诡异的脸色。

夏思瑾身着一席白色长裙、头戴白花,看着都虚弱得紧。

她顿住朝身前的火盆里扔纸钱的动作,将手上剩下的一叠纸钱轻轻地扔进火中。

橙色的火苗跳了跳,火光变亮了一些,甚至还有些许的火星在其中不安分地蹦着。

她继续为去世的母亲烧着纸钱,说话的声音,却还是有些低沉。

“不必了,她是我的母亲,为她守孝本就是我身为女儿应该做的事情,这么多年来和她相处的时间不多。

“是我对不起她,为她守孝七天就当是我这个不称职的女儿对她的一份孝敬。

“从今往后,轩王府由我夏思瑾护着,谁敢伤轩王府一分,便断了他的筋,敢损轩王府一毫,我便放了他的血。”

话从夏思瑾的嘴里说出来语气并不强烈,甚至有些中气不足。

但却让景洛轩莫名地害怕起来,不住地抖了抖身子。

《权臣凰后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