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笑忘歌-尔朱英娥传》君成录尔朱英娥 字母文 笑忘歌-尔朱英娥传MB

笑忘歌-尔朱英娥传

架空已完结

主角叫张嫔,高嫔的小说是《笑忘歌-尔朱英娥传》,它的作者是风筝最新写的一本架空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太后看向昭仪,“明相,年延寿搜宫之时,你、高嫔,还有张嫔都在德阳殿,按理也算是同谋之人啊。” 高嫔脸色一抽搐,赶忙跪下了,眼泪止

|更新:2019-11-04 20:17:05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叫张嫔,高嫔的小说是《笑忘歌-尔朱英娥传》,它的作者是风筝最新写的一本架空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太后看向昭仪,“明相,年延寿搜宫之时,你、高嫔,还有张嫔都在德阳殿,按理也算是同谋之人啊。” 高嫔脸色一抽搐,赶忙跪下了,眼泪止

《笑忘歌-尔朱英娥传》免费试读

太后看向昭仪,“明相,年延寿搜宫之时,你、高嫔,还有张嫔都在德阳殿,按理也算是同谋之人啊。”

高嫔脸色一抽搐,赶忙跪下了,眼泪止不住的落,显然是个胆小怕事的,不停的求太后开恩,以示自己无罪。

左昭仪眼中闪过不屑之色,却很快收起,恭谨的回太后话,“明相与张嫔也算有表亲之谊,平日里多有往来,但从不曾谈及朝廷之事,更不敢妄议皇上。”

一句话,即说明了自己与张嫔走的近的原因,又撇清了自己与巫蛊之事,而半句也没有陷害他人。高明!

太后满意的点点头。对高嫔的哭泣显然不耐,呵斥道,“哭什么哭,皇上还没死,你给谁哭丧呢。”

吓得高嫔又是一阵落泪,太后怒气冲天,额头紧紧的皱了起来,“高嫔,你且到门外候着,此事若与你无关也就罢了,若是有事定当不饶。”

待高嫔一走,屋内无人说话,静的连跟针掉落的声音都能听见。我心中压抑,攒紧了手中帕子。

只见太后端过一杯茶水,细细品了几口,狭长的睫毛下是深不见底的眼眸。一太监匆匆入内,在太后耳边耳语几句,太后眼眸中闪出重重杀意,猛然从座上起身,将手中杯子掷于张嫔身上,滚烫的茶水淋了她一身。

张嫔猝不及防,原本冷静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,显然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太后,神色开始慌乱。

“张嫔,好大的胆子,你父元叉干涉朝政被杀,本宫想着你好歹也算是本宫的外甥女留你一命,如今你那叔父元鉴,不知好歹,竟敢造反。”太后一掌击于桌沿上,震得那红木的方桌竟是挪动了一分,显然是盛怒。

“这……”张嫔低了头,不再言语,竟是认了此事。

太后看张嫔沉默,更加恼怒,“好啊,我算是明白了,你们这是里应外合,一个想着害死皇上,一个在宫外造反,早知如此,当初就合该把你父亲和你满门抄斩,以绝后患。”

“呵呵”,张嫔冷笑数声,看向昭仪的目中大有深意,转瞬又转向太后,目光中却满是愤恨,“是我!可惜这巫蛊你们只搜出一个,还有一个就掩埋在宫中,是专门诅咒太后你的。”她神色竟是变了,狠戾又充满了绝望,“太后,还记得你自己的亲孙子怎么死的吗,是被你毒死的,我本姓元,可你想把持朝政,杀死我父亲不说,还下令我一家改姓,大魏的江山,这元氏一族的血脉早晚要断送在你手上。今日不是叔父造反,来日也总有其他人造反。”

“大胆!”太后显然盛怒,“给我掌嘴。”

有太监冲上来左右拉住张嫔,一个拿起竹板掌嘴,不消片刻,张嫔嘴角已是血肉模糊。太后犹自怒气未消,“给我拖出去,张嫔一家谋反,论罪当诛,赐张嫔杖毙。”

那日里还活泼热情的张嫔,不消片刻已经面目全非,被人带了出去。被拖出去之前,竟是又看了一眼昭仪,目中有哀求。我看向昭仪,她神色不动。想着她只是怕被殃及,所以不发一言。

张嫔被拖了出去,太后方才缓缓对我道,“娥嫔。”

我施以礼,“娥嫔在。”心下忐忑,面上表现镇定,我目视太后,神色平和,只望她看在我不受皇上宠爱,父亲又为她的天下四处征战的份上,不再对我下手。

“你和张嫔,勾结一处,意图不轨,”太后字字吐出。于我确是晴天霹雳。

只听太后幽幽道,“功高震主,都是留不住了,留不住啊。”

我豁然看向太后,“太后,请明鉴啊,英娥和父亲都一心为主,绝不敢有二心,请太后明鉴啊。”

我心下着急,绿冉此刻还没有求来皇上,这张嫔能不能活不说,此刻我是自身难保。我看向昭仪,她依旧低垂了脸,事不关已的样子站立一侧。

她本就是太后亲侄女,我指望不上她为我求情。如今只能自己奋力一搏,能撑到皇上前来最好,若是不能,也只能是我自己的造化了。

“太后,”我一指地上巫蛊,“英娥虽然写过些汉字,但是草原女子对刺绣是一窍不通的,太后请看这巫蛊上的衣服,上面有刺绣,这绝不是英娥可以绣出来的,此事,一定是有人陷害。”

太后竟是捧了杯子不语,袅袅茶香冉冉上升,舒展了她的眉头,似是下定决心一般,挥挥手,不带一丝表情,“拖下去。”

太监领命,过来拖我,我方才觉得万念俱灰,不由得心中一热,竟是推开太监,昂首道,“太后若是要臣妾死,臣妾自是无命逃脱,只是原想着太后曾经执掌朝政,将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,原以为是个通情达理之人,没想到臣妾想错了,太后是个是非不分,草菅人命之人。我尔朱英娥不怕死,只求太后在我死后将我送回容秀川。英娥对太后今日之事绝不存怨恨之心。”

她听得我一番话颇为动容,看向我的目光中有不忍之意,却依旧不动声色。太监见此,将我拖了出去。

至始至终,左昭仪一句话也没有。

那厚重的板子落在身上撕心裂肺的疼,我咬紧牙,忍住不叫喊,只在心里默念着一二三四。

不消几下,额上已是经冒出豆粒大的水珠。我兀自坚持着,小时候在草原上拼命练习箭术,也和族人一起击败过狼群,这点疼痛,我就当被狼咬伤了。意识渐自迷糊的时候,只听一声含有怒气的声音传来,“给朕住手。”

身上的疼痛还在,我拼命抬起头,一道明黄色的身影站立远处,我伸出手,他却不曾相接,那手伸出去犹如万年长。我死死的盯着那人,夕阳从他身后照射过来,迷了我的眼,他的脸在阳光中棱角分明。

这是头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我那么清楚的记住这张脸。他没有回应我,只是默然了片刻,往殿中方向走去。我意识开始模糊,昏迷之前只觉得一道青色的身影接住我,那身影是那么的熟悉,我低喃一声,“高欢。”

那人身躯一震,我靠在他怀中,心知自己得救了,任由自己陷入无边的黑暗中。

《笑忘歌-尔朱英娥传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